<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天下匯頻道 >> 正文
    亂象屢禁不止,整頓難見長效 校外培訓監管難題待解

      發展無序、超綱教學、收費混亂、虛假宣傳、安全隱患……校外培訓機構存在的種種亂象,直指監管。而監管對象分散、培訓需求旺盛、涉及部門眾多等因素,都增加了監管的難度。治理校外培訓亂象,需要標本兼治,握指成拳,同時也要切實解決好學校內、課堂內教不到位的問題。

      近年來,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決策部署,在有關部門和各地共同努力下,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效。但在一批不合規的機構被整頓、關停的同時,內容超前超標、虛假宣傳、亂收費等現象仍屢禁不止。

      按下葫蘆浮起瓢

      說起培訓機構“卷錢跑路”,江蘇省南京市的張女士氣憤不已。2019年,她給女兒報名了一家自稱“高端國際品牌”的培訓機構,存了上萬元的課時費。

      “前一天還好好的,沒有任何征兆,第二天就人去樓空了,電話打不通,人也找不到,1萬多塊錢打了水漂。”張女士感到困惑,“家長們維權艱難,聽說和我有相同遭遇的家長還不少,培訓市場到底怎么了?”

      2018年8月,國辦印發《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這是第一個在國家層面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系統性文件。教育部等四部門聯合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各省區市也開始專項治理,取得了重要的階段性成效。

      但令人擔憂的是,在校外培訓機構整治過程中,一些問題“按下葫蘆浮起瓢”,甚至滋生出新的問題:一些培訓機構從“地上”轉為“地下”,明著被關停,實際上“改頭換面”重新營業;一些培訓機構師資隊伍良莠不齊,有的甚至不具備教師資質;盡管三令五申,培訓機構參與招生錄取的現象仍然時隱時現……

      “課外班的亂象,已經不單單是一個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問題。目前,已然形成了由補習機構、線上教輔平臺等相關群體組成的利益鏈條。”重慶市九龍坡區謝家灣小學校長劉希婭調研發現。

      這樣的現象需要引起警惕:一些在整改中“下馬”的培訓機構悄然轉移到線上,提前學、超前教、虛假宣傳、亂收費等現象也隨之轉移到線上。與線下培訓相比,線上培訓具有生源、師資分散的特點,既難于監管,也難于整治,很多地方尚未出臺具體整治細則。

      痼疾在標也在本

      1月7日召開的2021年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教育部黨組書記、部長陳寶生表示:“大力度治理整頓校外培訓機構。這是當前面臨的緊迫難題,這個難題破不了,教育的良好生態難以形成。這件事非辦不可,必須主動作為。”

      要想治理整頓校外培訓機構,必須把因果鏈搞清楚,把責任鏈理清楚。培訓機構亂象之所以成為頑瘴痼疾,其監管難既難在“標”,也難在“本”。

      從“標”上看,校外培訓機構整治既屬于教育問題,又需要各部門綜合治理,涉及市場監管、人力資源社會保障、民政、公安、應急管理、衛生、網信、文化等部門,“九龍治水”,職責交叉。整治過程中,往往“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線下要求不達標,就轉戰線上;超前教學不允許,就“陽奉陰違”……

      從“本”上看,校外培訓是很多家庭的“剛需”。孩子需要補課,家長沒有精力和能力輔導,不報培訓機構怎么辦?下午3點半放學,家長沒有下班,不上“托管班”孩子誰來接?別的孩子都報班,自己的孩子不報,會不會“輸在起跑線上”?因此,在整治校外培訓機構過程中,甚至出現“家長打掩護、上課‘對暗號’、培訓轉‘地下’”的怪現象。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校外培訓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