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1個新百億賽道誕生:臨期食品是一門大生意

      01

      臨期食品俘虜Z世代

      “用打折的價格,吃到不打折的美味。臨期食品可以買!臨期食品不丟人!”

      豆瓣上的一個建立僅半年的小組里,有3萬多人一起討論,分享自己購買臨期食品的快樂。

      在這個名為“我愛臨期食品”的小組里,有人詢問北上廣深哪里有臨期食品商店,有人咨詢哪個臨期食品電商優惠力度更大,也有人因為喜歡而選擇自己開了家臨期食品店……

      如今的年輕人,越來越喜歡在生活上精打細算,在被基金收割一把之后更甚。他們購物前會先逛一下閑魚、1688,打車、訂外賣要先找優惠券且價比三家,連吃的也開始瞄準了臨期食品。

      “臨期食品”這個詞在年輕人中有多火?除了豆瓣有數個專門小組討論之外,知乎上也有干貨分享,B站上更是有大量開箱評測與探討的視頻。

      在食品行業有個約定俗成的規矩,距離保質期時間過了1/3時間的商品,將不能進入連鎖零售商店,相應的線上渠道也有保質期上的保質期期限,這也被稱為食品流通行業的允售期。允售期保證了顧客可以買到新鮮商品,也導致供應鏈出現了大量庫存貨。這些超過允售期又在保質期內的食品,就是臨期食品。

      有些商家為了減輕庫存壓力,會以原價的20%-50%將其出售,“60塊一盒的進口威化餅干,20塊錢還買一送二”“大潤發臨期奧利奧,5塊錢撿漏”“好時月餅禮盒,原價幾百塊現在只要10元”,這簡直是省錢人士的福音。

      對于習慣網購的年輕人來說,除了線下的臨期食品店,各大電商平臺和主攻臨期商品的購物app,也是他們的心頭好。

      臨期食品的線上世界豐富且時尚:既有國民品牌老干媽、蒙牛、娃哈哈,也有元氣森林白桃氣泡水、格瓦斯飲料、李子柒螺螄粉這樣的網紅產品。

      便宜、美味、種類繁多、緊跟潮流,臨期食品迅速風行,讓一些人實現了低成本精致生活的幻想。摳門、精打細算,或者說從逐漸膨脹的消費主義中跳出來,這種心態構成了當下年輕人的真實生活。

      “感覺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臨時食品的忠實粉絲叮叮說道。從第一次接觸臨期食品后,她就愛上了這種大肆購買卻不會有消費負罪感的感覺,跟同事與朋友們也會互相分享購買鏈接。“臨期又不代表過期,價格卻比正期的便宜很多,只要別一次性囤太多,我一般會選擇臨期食品。”

      “一包零食,假設保質期為12個月,日期非常新鮮的是原價10元,距離保質期還有4個月的只要2元,你會買哪個?”有媒體做過這樣了一個小范圍的調研,人群涉及70后~90后。

      結果,90%以上的90前表示:“只買最貴的,因為感覺吃進肚子里的食品,生產日期越新鮮越安全。”而95%的90后則表示:“視情況而定,如果是近幾天就吃的肯定選擇最便宜的,還有4個月保質期的產品口感不會有什么差別。”

      02

      掘金臨期食品 年收入超過1500萬

      成為年輕人“薅羊毛”新手段的同時,臨期食品正在逐漸形成產業鏈,一個龐大的市場悄然崛起。

      據艾媒咨詢的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零食行業市場規模達3萬億元,市場規模巨大。從供給側來看,每年都將有大量的產品流入到臨期食品行業,即使按1%的庫存沉淀計算,臨期食品也已經是一個“百億級市場”,市場需求和市場潛力顯而易見。

      臨期食品售賣本身并不是一件新興事物。在各大超市的角落里,一直都會有臨期食品的專柜或者購物車,而現在,創業者們就在這個不起眼的角落里面發現了商機。

      近一年來,臨期食品店在北京、上海等地悄然興起,成為了年輕人心照不宣的薅羊毛圣地。仔細觀察這類超市,一般開在社區周圍,店鋪面積雖小,但貨品擺列滿滿當當。

      有些臨期食品店已經形成了連鎖規模。比如“悠品食惠”“T3進口食品”“飴食貨倉”“好特賣”等,在國內的連鎖規模已經達到了十幾家。此外,甚至還有一些專門銷售臨期食品的獨立電商平臺面世,比如好食期、甩甩賣等。

      在淘寶、天貓、拼多多等平臺上,陸續也冒出了不少臨期食品折扣店。以在淘寶搜索結果前列的“裸價臨期特賣店鋪”為例,4年時間,店鋪就從2顆鉆升級為4顆皇冠級別,最受歡迎的幾種品類均月銷1萬以上。

      03

      臨期食品的需求有多大?

      飴食貨倉的創始人徐鵬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自2016年開出第一家店以來,飴食貨倉已經擁有了16家門店,營業額從2016年的500萬元左右增長到2019年的3900多萬元,預計2020年還能有30%左右的增長。

      豆瓣網友阿寧在上海開了2家臨期食品店。她對鉛筆道表示,在自己不到20平方米的小店里,就能塞下300多種臨期商品,單日營業額輕松破萬。“毛利率在70%左右,凈利潤率也可以達到40%。”

      阿寧更青睞于進口的臨期食品,主要原因在于進口食品通常具有一定的品牌效應,因此溢價較為明顯。當其被作為臨期食品出售時,能獲得較大的利潤空間。

      像阿寧這樣單店單日營業額上萬元并不稀奇,據《電商報》報道,一位95后經營著5家臨期超市,粗略估計月收入約150萬,年收入超過1500萬。

      “臨期商品的產生,總結起來就是低效的供應鏈導致人和貨無法快速匹配。目前中國臨期食品商業模式的基礎,主要是消費者對低價食品的需求與商家回籠資金的需求,兩者在社會環境的催化下形成了臨期食品這一商業模式。”零售行業專業人士李晶對鉛筆道表示,臨期食品本身的商業模式并不復雜,在低價獲取貨源之后,于保質期結束之前把商品賣出,銷售額與進貨額之間的差價即為利潤。

      近年來,各類臨期食品項目也獲得了資本的關注。

      線上平臺首先被資本看到。2018年,電商平臺好食期的母公司就獲得阿里巴巴獨家1.1億元C輪融資;而臨期食品電商平臺甩甩賣也于2019年3月獲得3500萬元戰略投資。

      線下平臺也存在機會。3月17日,成立于2020年的折扣零售連鎖品牌“食惠邦”也完成數千萬元天使輪融資,投資方為惟一資本和鐘鼎資本,以社區店為主,主攻下沉市場。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臨期食品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