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Mini店退潮

      歷經兩年的高歌猛進,“大超”對Mini店的熱情似乎削減了。

      這個被零售巨頭們看好、也曾被賦予了“擴大零售邊界”意義的新業態,在疫情過后,無論是從開店速度,還是從盈利等多維度來看,Mini店都表現平平。

      永輝Mini被爆大規模的關店、調整,僅2020年上半年其Mini店虧損就達1.3億元;早在去年7月,盒馬Mini項目相關負責人就已向媒體公開稱,經過1年探索的盒馬Mini已實現全面盈利。但其今年的發展速度并不快;喊了多年要開千家門店的七鮮,小業態門店數量也寥寥無幾。

      小潤發事業部總經理袁彬更是謹慎地向《靈獸》表示,目前雖有擴張的計劃,但主要一邊復盤,一邊展店,也并未設置開店目標。

      整個市場似乎都陷入了停滯期,而背后則是更多的“顧慮”:

      布局Mini店的初衷,本是想獨立于大店,密集在社區布點,并與之形成配合、補充,通過提升效率降低成本,以更輕更巧的姿態加強已入駐城市的覆蓋密度,同時結合到家業務,與其他業態進行正面的競爭。

      用“大店帶小店”實現多業態布局,抑或通過密集開小店占領區域市場的構想,如今都遭遇到了挑戰。

      最核心的因素就是新冠疫情所帶來的一些列影響和變化,包括消費者收入水平、消費者購物習慣、購物行為和購物心態的變化。

      從市場上看,尚沒有一家零售企業的Mini店能夠完全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規;。目前,也沒有哪家零售企業能夠清晰界定大店、標超與小業態門店之間的核心差異和合理配比。

      也許在經濟“新常態”及新冠疫情雙重因素疊加的影響下,相對保守和謹慎擴張將是更多零售企業的選擇,更何況還要背負營收的壓力。

      01

      虧損的Mini店

      在這一市場,調整最大的要屬永輝Mini。

      去年11月,有媒體報道稱,永輝超市董秘張經儀對永輝Mini的失敗進行了復盤,“大家做事喜歡拍腦袋,最后發現拍腦袋錯了,我們也會拍腦袋,但我們敢于認錯,在錯的很遠之前及時糾正,做到同樣的錯誤不犯兩次。這叫做不貳過、不遠復。”

      隨后,永輝方面相關人士予以否認,并稱網上報道有一些失實部分。

      按照永輝最初的定調,正是要“把大店小店化”,“大店”是開在商業、社區中心的店鋪,Mini是接近家門口的店。按照大店是航母,Mini做護衛艦的“大店帶小店”的形式,實現點點連成片的永輝線下戰略布局。

      這的確是所有商超布局社區生鮮店的意義,但現實很骨感,通往Mini店的路上卻布滿荊棘。

      根據永輝2020年上半年財報顯示,永輝mini店實現銷售14.51億元,虧損1.3億元。截止到報告期內,mini店僅剩458家,相比2019年末少了115家。

      此外,另一個備受行業和市場關注的就是盒馬Mini。

      去年7月,盒馬Mini項目負責人倪曉俊透露,盒馬Mini經過1年的探索,展示出較高的服務能力和營收能力,已實現整體盈利。出滬進京,開啟全國復制,代表著盒馬Mini戰略的階段性成功。

      但如果從今年的發展速度上來看,盒馬Mini還是跑的較慢。此前,他們的目標是2020年要在全國新開100家盒馬門店和100家盒馬Mini門店,發力重點在盒馬Mini門店上,今年卻異常安靜。

      永輝也好,盒馬也罷,在大賣場完成收割后,轉向社區小店,并以大賣場為核心,Mini店作為密集布點社區為補充,但從效果來看,Mini店更像是大店的縮小版,如果完全將大店的邏輯運用到小店中,恐怕會舉步維艱。

      首先,從自身業務邏輯來看,商超行業固定成本較高,維護、運營供應鏈和物流體系需要較大支出,公司店面增長可以有效攤薄供應鏈和物流的成本。

      其次,Mini店身處菜市場、夫妻小店、社區生鮮店、水果店等多業態圍繞的消費者身邊,面對各方的壓力,本就難以迅速凸顯差異化盈利能力,再加上同質化嚴重,價格被壓縮,很難提升利潤。

      據永輝發布的2020年上半年財報顯示,盡管新開門店有16家,但閉店數更高,達到88家。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永輝現存Mini店的數量為405家。

      而此前創始人張軒松曾定下全年開出1000家Mini店的目標,F在來看,問題并不在于擴張,而是模型的成熟度。

      當然,這也是整個市場的“困境”。

      02

      缺乏核心模式的Mini店

      “已經針對商品組合、點型設計、運營標準以及選址模型等,對小潤發進行復盤和改善。”袁彬告訴《靈獸》。

      縱觀零售巨頭們開出的早期Mini店,大都有著“大商超縮小版”的定位,不僅沒有從中看到針對消費者更多剛需而做出的改變,也沒有形成精細化經營體系,更是與已經形成連鎖規模的社區生鮮有著天壤之別。

      一位深耕零售業多年的從業者也表示,“小店跟大賣場、便利店一樣,屬于單獨的業態,如果想要跑通挺難的,靠其盈利更難。”

      從社區商圈的定位看,Mini店圈定的是社區消費者,人員流動量較小,這就需要培養、維護?唾Y源。同時,這也是衡量門店是否能夠立店的重要基礎。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Mini店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