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你扔掉的舊衣服撐起了一個千億市場?

      今天,對于城市中高節奏生活的年輕人,一件衣服的平均壽命不超過3個月,大量的舊衣服要么被隨意丟棄,要么堆積在家中的某個角落,造成極大的資源浪費。

      以上海某小區的廢舊物品自動回收機上的收購價格為標準,其對包括舊衣服在內的所有回收物資的收購價格均為0.8元/公斤,那么,僅2020年被丟棄的舊衣服的直接回收價值就高達400億元,再加上往年的積壓,以及舊衣服回收后的相關產業鏈條,一個千億規模市場已見雛形。

      舊衣服如果被當作垃圾處理,最后只能焚燒或者掩埋,這不僅是對資源的極大浪費,也會加大環境污染。

      “事實上,沒有一件舊衣服是垃圾,舊衣服全都是寶。”山東成欣服裝分揀廠(以下簡稱“山東成欣”)創始人王金成說,“就算已經破成碎布條的舊衣服,也可用于生產蔬菜大棚保溫棉、環保手套、拖把、隔音棉等產品。而更高級的舊衣服,比如一件雪紡連衣裙,從中國出口到非洲后,可能被非洲用戶以7美元的價格帶回家。”

      目前,中國舊衣服的回收率不到10%,整個行業處于非常早期的階段,但是已經形成一套布局合理、分工明確的產業體系。

      近三成舊衣服隨著產業鏈的外延,出口到非洲、東南亞等地區,剩下七成主要進行國內循環利用。

      圍繞舊衣服行業的某個門類或某個產業鏈條,國內已經自發形成多個專業回收中心。

      例如,山東沂水、濰坊主要回收黑料和白布,用于再利用;河南濮陽專門收購羽絨服,用于加工羽絨棉被及相關羽絨產品。

      很明顯,舊衣回收既是一個環保產業,更有巨大商業價值。舊衣回收不僅能帶動大量就業,還能帶動非洲及東南亞等地區的一些特定產業。

      2020年,我們研究團隊開始接觸舊衣回收行業的從業者,試圖深入了解這個行業。

      一個非常偶然的機緣,我們認識了王金成和渠成峰——他們在山東縣級城市滕州有一個專門從事舊衣服分揀及出口的工廠,年銷售額超過5000萬元人民幣,在行業內具有一定的影響力。

      2021年春節前夕,我們前往滕州,實地走訪,面對面訪談,終于揭開了這個行業的神秘面紗,得以一窺究竟。

      01

      一件舊衣服的全球化之旅 

      尋找貨源

      在渠成峰和王金成剛起步的2009年,舊衣回收行業非常不成熟, 95%以上的市場處于空白狀態。

      沒有供應商,渠成峰和王金成就一個城市一個城市跑。終于,在山東、云南、河北、河南,渠成峰和王金成開始打破僵局。

      千辛萬苦積累了第一批貨源后,終于做了第一筆生意。結果,第一筆生意就讓他們初期投資的20多萬全部打了水漂。

      “那個時候,我們主要做原料采購,按照出口商的要求將舊衣服分揀后賣給他們。我們工廠剛起步,工人都是新招的,質量控制非常不穩定,而出口商對貨品的要求非常高,價格又壓得特別低,第一單下來,我們就血本無歸了。”渠成峰回憶說。

      在總結教訓后,渠成峰和王金成意識到,要想有足夠的利潤空間,除了要有貨源之外,還必須做好兩件事:加強內控,做好分揀;把握市場通道,自己做出口。

        舊衣出口的品類和標準

      中國舊衣服出口到非洲,有非常明確的品類和標準,不破、不臟、不爛、不影響二次穿用、不允許出現一點瑕疵,是出口舊衣的基本標準。

      舊衣回收行業的最前端是廢品回收員。在中國各大城市,很多外來人口以家庭為單位,從事著這項工作。

      廢品回收員通常以0.4~0.6元/公斤的價格上門回收舊衣。收集到500公斤左右,就直接出售給大型回收站。他們無需承擔庫存壓力,每個月回收量通常在20~30噸,每噸利潤在400~800元。

      大型回收站從廢品回收員手中收購舊衣服的價格在800~1200元/噸。這些大型回收站通常有自己的倉庫,并且可以對舊衣服進行簡單的初次分揀。

      大型回收站至少需要集齊一整車的量,才能發貨給下游工廠。這個量級的標準基本上是:距離下游工廠800公里以內,10噸;800公里以上,25噸。貨的體量越大,運費越便宜。

      分揀工廠會抽樣檢查,根據貨物成色,將整車貨物定級,并根據不同貨品支付不同的價格。

      山東成欣作為出口非洲的分揀工廠,夏裝統貨的拿貨價格最高,能到每噸1萬元,其次是鞋子統貨,在3000~7000元。 

        精細化分揀

      對于舊衣回收行業,尤其是舊衣出口行業來說,分揀水平是衡量一家工廠能力的主要指標,也是決定工廠貨物出口價格的主要依據。

      山東成欣每月出口量在2000噸左右,專門分揀用于出口的夏裝統貨。分揀車間占地5000平方米,分為原料區、生產區、成品區三大區域。整個分揀車間共有4條流水線和3臺壓縮打包機,每條生產線的單日最高產能為20噸。

      分揀車間的60多名工人都是來自周邊村莊的中年女性。杜總菊專門負責在生產線起始端“上料”,將用床單包裹的舊衣服逐個解開,放到流水線上。

      其他工人分別站在流水線兩側,每個人都有固定的分工,負責某個類別的分揀。經過層層分揀,夏裝統貨中的T恤、襯衣、內褲、休閑褲、牛仔褲、雙肩包、皮包、連衣裙、絲巾等,都會分別放入不同的框中,類別可達100多個。

      工人分揀完成后,質檢人員會對分揀結果進行質量檢查,不能出現破損、污漬。質檢后稱重,隨后推向“打包區”,用液壓打包機壓縮成規則的長方體,每包重量根據客戶的要求來定。

      打包工作由兩名工人協作完成。他們會提前用A4紙打印出每個類別的品類單,放在待打包的衣服表面,方便貨物到非洲后,客戶能清楚看到每一包的貨物信息。

      整包衣服用透明的打包材料包裹,并用塑鋼打包帶捆扎,然后碼放在車間成品區,等待出口。 

      想做出口業務,自然要有懂英語的人與外國客戶溝通。在朋友的推薦下,渠成峰和王金成認識了王凱。王凱在一家舊衣廠做外貿業務,英語交流能力很強。

      “王凱就是我們需要的人,他手上有國外訂單,而我們有貨源,這樣的合作很完美。”王金成說。王凱加入后,只過了一個月,山東成欣就完成了出口非洲的第一單。

      隨著出口業務越做越大,公司步入正軌。2014年,渠成峰在王凱的陪同下,前往烏干達拜訪客戶。

      “我們做了那么多年出口生意,一直沒搞明白非洲人到底是怎么賣我們舊衣服的。所以,那次去非洲,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徹底弄明白非洲市場舊衣服的銷售通道和銷售方法。”渠成峰說。

      同時,開拓新客戶也是此行的重要目的。渠成峰和王凱背了兩袋子舊鞋,希望在舊鞋出口上進行一些嘗試。

      在烏干達五星級酒店的咖啡廳,渠成峰和事先聯系好的舊鞋批發商見了面。

      “當時,我們直接把鞋子倒出來,就在酒店的咖啡廳,討論哪些鞋子品類能達到要求。”渠成峰說。和舊鞋批發商交流結束后,這批舊鞋還沒“走”出酒店,就被酒店服務員搶購一空。

      烏干達位于非洲東部,是世界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也是二手衣服進口體量比較大的非洲國家。首都坎帕拉有一個龐大的舊衣市場,遍地都是80年代中國農村集市一樣的舊衣攤位。

      從山東成欣進口舊衣服的一級批發商不做零售生意,他們直接將貨物分銷給烏干達的二級批發商。二級批發商再按“包”賣給各級分銷商,從市級代理到縣級代理,層層分銷下去,至少要經歷四層,最終出現在集市的地攤上。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舊衣服

    研究報告、榜單收錄、高管收錄、品牌收錄、企業通稿、行業會務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