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 >> 新消費頻道 >> 正文
    不少一次性塑料制品年底禁用 準備好和塑料說再見了嗎?

      一些塑料制品將被禁用,你準備好了嗎?國家發改委等9部門日前印發《關于扎實推進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通知》,公布了禁限相關塑料制品的細化標準。今年1月,《關于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印發實施。意見提出到今年底,在直轄市、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等地的商超、書店等場所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

      隨著各地禁限塑料制品力度不斷加大,公眾、塑料制品企業等準備好跟塑料說“再見”嗎?替代產品能否跟得上?如何實現塑料資源循環再生?本報記者進行了調查。

      居民、社區、物業、回收企業說——

      “資源化利用塑料,咱能出一份力”

      8月21日中午,提著一個被各種塑料瓶、泡沫裝得滿滿的白色袋子,北京市朝陽區慧谷陽光小區居民李阿姨走進樓下的再生資源回收站——一個10多平方米的半地下房間。

      來到門口,李阿姨拿出手機掃門上的二維碼,門上方顯示屏出現口令,在手機上輸入口令,門自動打開。屋內,幾個裝滿可回收物的袋子已整齊擺放。另一邊墻上,一排新袋子掛在發袋機上。李阿姨放好袋子,再用手機掃描新袋上的二維碼,“啪”,發袋機鎖扣彈開,李阿姨取走了新袋。李阿姨說:“以前家里的廢塑料都混著扔進垃圾桶,現在這個小站24小時開門,回收的東西種類多,還有一些收益,很方便。”

      回收站建設得到社區、物業大力支持;酃汝柟馍鐓^主任劉春紅表示,小站的建設有望破解此前社區遇到的一些垃圾分類難題,若試點效果好會進一步推廣。負責該小區管理的北京陽光嘉業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承擔了小站建設和維護費用。該公司項目負責人修宗泉說,公司引入奧北環保公司提供專業服務,為業主參與垃圾分類提供了便利。這種模式能夠實現垃圾減量化,還能減少居民把塑料垃圾放在樓道里帶來的安全隱患。

      塑料,人們幾乎每天都會接觸到。隨著電商、快遞、外賣等新興業態發展,中國塑料制品特別是一次性塑料用品消耗量持續上升。根據中國物資再生協會再生塑料分會向本報提供的數據,2019年中國產生廢塑料6300萬噸左右,廢塑料總體回收率為30%,在全世界排名前列。

      做好垃圾分類,關鍵在于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處理。塑料作為一種可再生資源,如果能回收利用,將極大減少資源能源浪費。然而,由于不同塑料的回收價值、分揀成本差異較大,如何對塑料進行分類回收再利用,一直是待解難題。

      “我們的初心是用技術創新解決垃圾分類問題,而不是靠收廢品掙錢。”該小站的運營方——奧北環保公司北京地區負責人盧斌表示,回收站采用智能化的自助式管理模式,將智能技術運用到包括塑料制品在內的可再生資源回收、清運、分揀、收益統計等流程,居民從買袋子到回收再到最終確認收益,一個二維碼就能輕松搞定。

      該小站目前提供的14種可回收資源中,其中PET瓶、PE瓶、泡沫、硬質塑料、塑料袋膜等5種為塑料,以干凈、干燥、無異味為回收原則。

      寫字樓也可以參與回收。在北京東城區東環廣場,發袋機安裝在大樓前臺,業主只需把袋子送到銀達物業公司指定的區域即可參與回收。

      在北京市朝陽區香河園街道光熙門北里北社區,奧北回收站已運行了一年多。小區現有2000多戶居民,有500多戶參與其中。談起變化,社區黨委書記張紅霞頗有感觸:“現在塑料、泡沫等資源基本都進了回收站,而且社區老人、年輕人都參與進來了,對其他垃圾進行分類的意識也提高了。”

      研發企業說——

      “傳統塑料‘下崗’了,生物降解塑料能接好班”

      隨著全國禁限塑時間表確定,各地陸續推出多項禁限塑政策。當傳統塑料“下崗”,誰來替代它們?《關于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提出,推廣使用可降解購物袋、可降解包裝膜(袋),在餐飲外賣領域推廣使用可降解塑料袋等替代產品;加強可降解替代材料和產品研發等。

      目前市場上的可降解塑料能接好班嗎?在一些研發企業或許能找到答案。

      這些天,在位于廣東珠海的金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珠海萬通化工有限公司車間,工人們正忙著生產可完全生物降解的購物袋、快遞包裹袋、農膜等塑料產品。經過16年研發,這家企業已擁有6萬噸生物降解聚酯合成及配套的改性專用料年生產能力,掌握生物降解塑料多項核心技術。

      這些白色、黑色的塑料產品看上去和普通塑料沒什么區別,但它們在自然環境中的表現差異很大。

      “相對于幾百年才能消失的‘白色垃圾’,在堆肥條件下,全生物降解制品能在30天內被微生物分解90%以上,以二氧化碳和水的形態進入自然界;在非堆肥條件下,垃圾處理廠未處理干凈的部分全生物降解制品將在2年內逐步降解干凈。”金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戰略項目總監郭德凡表示,公司生產的生物降解塑料符合國際、國家權威標準。他表示,在使用全生物降解制品過程中,我們依然要做好垃圾分類、定點棄置、集中處理,不應隨意丟棄。

      那么,塑料制品要達到什么標準才算生物降解呢?國際相關標準規定了4項測試:一是生物降解測試,材料能被微生物分解并轉化為二氧化碳;二是崩解測試,材料能在堆肥過程中崩解,不存在“白色污染”;三是生物相容性測試,堆肥殘留物不能對生物生長過程產生負面影響;四是重金屬含量測試,不能含有重金屬,對堆肥殘留物產生影響。只有同時通過這4項測試,才能被認可為生物降解塑料。

      價格是影響可降解塑料推廣應用的一大因素。據了解,一個生物降解塑料袋的價格一般是普通塑料袋兩到三倍。

      郭德凡表示,全生物降解制品價格主要取決于研發成本和合成單體價格、加工生產效率等,隨著政府出臺禁限塑令,更多研發力量參與,行業規;獢U大,價格會逐步降低。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塑料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