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 >> 新消費頻道 >> 正文
    小盲盒拆出百億元大市場 盒子里的“驚喜”能持續多久?

      如果說,2020年是盲盒被眾所周知的“破圈”之年,那么2021年,一定是盲盒被推至潮流浪尖的“擴圈”之年。

      繼“盲盒第一股”泡泡瑪特市值一度突破千億港元大關后,文創、餐飲、美妝、家居等行業紛紛入局這場拆出“驚喜”的潮流,“萬物皆可盲盒”似乎勢不可擋。但令人警惕的是,泥沙俱下的盲盒銷售成了部分經營者清庫存的手段,假劣產品及售后糾紛多發,也在侵蝕消費者拆盲盒的熱情。

      盲盒匹配碎片化消費習慣

      3月13日,王府井apm商場內的泡泡瑪特門庭若市,在這家北京最大的泡泡瑪特門店內,聚集了許多“娃友”。剛結完賬就迫不及待拆開盲盒的徐雅莉興奮不已:“這個系列一共有13個娃娃,我都抽了不下20次了,終于拆到了隱藏款!”這名“90后”發燒友正在收集的盲盒是泡泡瑪特今年初推出的新系列——MiGo。談起“入坑”盲盒的原因,徐雅莉說,最初她也不能理解為什么身邊的朋友會一擲千金辛苦收集這些娃娃,但在好奇心驅使下開始購買后,盲盒的魔力讓她停不下來:“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個什么樣,所以永遠想再拆一個。”

      徐雅莉的朋友林宇兩年間購買的盲盒超過了2萬元。“這些花費在盲盒圈里不算什么。”林宇說,“盲盒跟年輕人碎片化的消費習慣非常匹配,漫威、火影這類大IP,需要經過多年沉淀才會有感情。但盲盒不一樣,一個1分鐘就能明白的故事,加上個性化的造型設計,可能一眼就打動你。”

      如今,年輕人看個視頻都要2倍速,需要長時間醞釀、緩慢接受的大IP玩偶逐漸被輕量級的盲盒潮玩所替代。“守著這些可愛的娃娃,周末瘋狂加班的時候也不那么沮喪了。”徐雅莉道出了很多年輕人在盲盒上的情感寄托。

      “娃友”圈成年輕人社交場

      被貼上潮流標簽的盲盒還自帶社交屬性。每當拆到心儀的娃娃,曬朋友圈、發微博是“娃友”們的第一反應。在抖音、B站、微博等社交網絡平臺上,盲盒開箱、測評、抽盒經驗的視頻持續火爆。不知不覺,盲盒的社交圈被建立起來,“娃友”們互相分享著拆盲盒的喜悅,還因此興起了“改娃師”“炒盒組”等盲盒衍生職業。而諸如“雷款”“端盒”“明盒”這類行話的出現,也預示著盲盒圈獨特的圈層文化正逐漸形成。

      “這個隱藏款底部重量偏重,大家把盒子中部放在一根手指上,底部下沉則有可能是隱藏款。”一條這樣的教學視頻有100多萬人點贊,專門拆盲盒的短視頻博主有700多萬粉絲關注。在評論中,“大神,星座系列的隱藏款怎么抽”“大神,抽小狐仙有什么技巧”的詢問絡繹不絕。

      泡泡瑪特門店的售貨員告訴記者,每一個系列都有一定的銷售窗口期,一旦新品上市,老的產品就會退市停產,而且每個系列都有數量極其稀少的隱藏款。年輕人對于“限量”幾乎沒有抵抗力,就像人們容易錯過一部電視劇的首播,但不會輕易錯過一場獨一無二的現場演唱會。

      正因如此,在互聯網二手交易平臺上,“買盲盒、開盲盒、賣盲盒、收盲盒”這一套流程已經成了盲盒玩家的常規操作。許多平時很難抽到的隱藏款、限定款或是絕版的款式,在這里都能找到。記者在閑魚上看到,一款原價為59元的與高達合作的隱藏款Molly盲盒玩偶,已經被擁有者掛出2000元的價格,溢價30多倍。更有玩家掛出高價收盲盒的帖子,最高出價甚至過萬元,只求能入手心儀的玩偶。相比因為獵奇心理而進入到盲盒圈的初級玩家,資深玩家更會被盲盒的收藏價值所驅動,為具有稀缺性的隱藏款花高價買單。

      閑魚數據顯示,盲盒交易已是一個千萬元級的市場。2019年,閑魚上就有30萬盲盒玩家進行交易,每月發布的閑置盲盒數量較一年前增長320%。

      盲盒泛濫警惕非理性消費

      據Mob研究院《2020盲盒經濟洞察報告》顯示,2019年國內盲盒行業市場規模為74億元,預計2021年突破百億元關口,2024年達300億元。另據泡泡瑪特披露的數據,18歲至34歲的人群最愛買“娃”?梢,盲盒的百億元市場大多是由年輕人“拆”出來的。

      盲盒為什么讓人欲罷不能?清華大學心理學系學習科學實驗室執行主任宋少衛分析,盲盒具有一定的偶然性、意外性,大家對盲盒內的商品有期待,給原本普通的商品增加了游戲屬性,從而催生出賭博心態。再加上盲盒價格相對便宜,這種易得性和意外性結合在一起,會讓人們很輕易地嘗試進而上癮。

      如今,不止泡泡瑪特,52TOYS、酷樂潮玩、名創優品等品牌門店均有盲盒在售,在書店、影院、商場,盲盒售賣機也隨處可見。“盲盒熱”還吹進了其他行業,文具盲盒、彩妝盲盒、美食盲盒等新業態如雨后春筍般涌現。不過,“萬物皆可盲盒”的趨勢下,文具、球鞋、服裝、飾品等商家紛紛以“盲盒福袋”形式促銷,但消費者實際收到的商品往往是滯銷款甚至假冒“三無”產品。記者注意到,微博上關于盲盒的吐槽越來越多,有網友甚至痛斥“盲盒之所以叫盲盒,不是你覺著消費者都是好騙的瞎子才叫盲盒”。

      此前,中消協通過官網發布消費提示,提醒經營者應當規范銷售盲盒,消費者購買盲盒勿盲目。中消協特別強調,盲盒的基本屬性是商品,經營者必須承擔法定的質量擔保責任;消費者也要認清并防范商家過度營銷的套路,不要抱著投機或者中彩票的心理購買盲盒。

      來源:北京日報 實習記者 鹿楊

    搜索更多: 盲盒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