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 >> 新消費頻道 >> 正文
    數字經濟時代更多消費者被算法“算計” 專家支招

      對話人

      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 劉俊海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 巍

      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民法典研究中心主任 孟 強

      《法治日報》記者 趙 麗

      《法治日報》實習生 郭 晶

      數字經濟催生新消費

      消費者維權難題凸顯

      記者: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人們的消費行為加速轉向線上,消費內容和場景隨之快速變化。數據顯示,2020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9.2萬億元,同比下降3.9%;但全國網上零售額11.8萬億元,同比增長10.9%。

      這意味著由數字技術、線上線下融合等新商業模式以及基于社交網絡和新媒介所催生的新消費正在成為主流。然而不可否認的是,各種新的維權難題也隨之而來。

      在數字經濟下,不少消費者表示,平臺壟斷讓他們維權更加艱難,甚至看不見摸不著,同時維權成本太高與貨品價格較低之間的“矛盾”導致他們“懶得維權”。

      劉俊海:面對不斷增加的新消費維權案例,我們似乎不得不承認,這些商業模式和技術創新為消費者造就的新藍海,往往也成為消費者權益保護的“深水區”。這可能意味著權利邊界的模糊。而在主張各自權利時,無論賣家還是買家或者是其他涉事方,也很容易發現適用法律法規的缺失。

      不論是在實體經濟還是數字經濟下,與商家相比,消費者屬于市場中的弱勢群體。一是經濟實力不對等;二是信息占有不對稱;三是糾紛成本外部化轉嫁能力存在落差;四是消費者單方先行向商家轉移財富的被動效應;五是市場結構的不均衡,包括商家之間的不公平競爭、商家濫用壟斷優勢地位的現象;六是消費者維權成本過高,普遍存在“消費者為了追回一只雞,必須殺掉一頭牛”的現象。

      要維護公平競爭秩序,既要“拍蒼蠅”,打擊各種不公平競爭行為,尤其是部分中小企業實施的虛假廣告、誤導宣傳、商業欺詐和商業賄賂等不正當競爭行為;又要“打老虎”,堅決反對大型企業濫用壟斷優勢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近年來,曾有電商平臺對售假電商直接提起違約損害賠償之訴。此舉有利于依法切割平臺與失信經營者之間的利益鏈條與誠信“株連”,有利于改善平臺自覺抵制假貨、尊重知識產權的良好商業形象,有利于尊重與保護消費者的知情權、選擇權與公平經營權,有利于倒逼電商慎獨自律,優化誠實信用、多贏共享的電子商務市場生態環境。

      數據流量無規則運行

      大數據殺熟亟須警惕

      記者:在網絡消費領域,算法應用中存在的“大數據殺熟”、競價排名、刷單虛假評價等現象,直接或間接影響消費者的消費決策和消費行為,消費者以個體力量難以抗衡,是否應引起社會警惕?

      朱。“大數據殺熟”“平臺二選一”“數據壟斷”“侵害公民個人信息”等問題的核心原因是數據和流量的無規則運行。

      數字經濟背景之下的消費者權益保護不是個體維權的問題。首先,要做到算法公平;其次,算法在人工智能應用時,要維護好一定的價值標準和審核標準;再次,第三方公信力介入,比如消費者協會進行監管。

      孟強:“大數據殺熟”在電商平臺尤為突出,平臺利用用戶對平臺的信任,通過用戶的消費記錄了解消費者的消費能力和消費習慣,再進行暗箱操作,這就是“薅熟人的羊毛”。

      在算法時代,個體消費者面對的是科技力量異常強大、掌握海量數據的科技公司和商務平臺。相比之下,消費者的力量十分薄弱,可以說是“以卵擊石”。此時,更應該發揮政府的力量進行監督管理,嚴格執法,主動出擊,進行市場檢查。權利的制衡一方面來自于消費者的私法斗爭、積極行使民事權利,另一方面公權力應當行使自身職權,政府部門監管對這種亂象的治理更直接更有效。同時,鼓勵消費者通過消費者協會等組織進行維權。

      記者:如果無視上述現象,任其繼續發展,一方面不利于市場經濟公平競爭,另一方面是否會使消費者的弱勢地位更加顯著?如何有效解決?

      朱。“大數據殺熟”不是偽命題,是確實存在的現象,但目前對“大數據殺熟”的認知并不完善,其產生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至今還沒有特別好的案例說清楚,難點在于取證困難,這是因為存在“平臺補貼”的情況。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算法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