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 >> 新消費頻道 >> 正文
    “醒悟過來”的年輕人正在掙脫網貸泥沼

      “如果還得起,也就不會退學了。”由于無法償還10多萬元的網貸債務,李科無奈從四川一所高校退學。

      由于女朋友在外地,為了維系感情,李科經常給對方買禮物。不過,無論是靠校園內推銷一些日用品還是到校外兼職,他始終覺得手頭拮據。當看到宿舍同學在使用網貸,他也抱著“借點小錢過渡一下”的心態,開始從網貸平臺借錢。

      從360金融貸,到分期樂,再到粒粒貸,借錢的平臺越來越多,買的東西也越來越貴。高檔口紅、新款手機、筆記本電腦……大半年之后,李科的網貸債務一度達到了12萬元。由于家庭條件一般,最后只能選擇退學。

      在網絡平臺豆瓣上,有一些名為“負債者聯盟”“努力還債聯盟”“90后負債交流”的討論組,聚集著少則幾百個,多則上萬個曾經或正在遭遇網貸問題的人。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梳理這些討論內容發現,“超前消費”“積少成多”“以貸養貸”和“焦頭爛額”是其中的高頻詞。

       “足不出戶就能給你好幾萬,很容易就陷進去”

      2017年夏天,當時還在貴州某高校上學的林雨辰,用花唄分期購買了一款售價1399元的手機,F在回想起來,小林覺得自己打開了一個“潘多拉魔盒”。

      “剛開始沒想太多,覺得下個月生活費到了,就能把錢還上。”她說。

      林雨辰確實感受到了網貸帶來的便利:不再需要省吃儉用許久才買得起心儀的外套,也不用等到下個月生活費到了才能和朋友聚會……

      漸漸地,小林對網貸產生了依賴,又先后開通了京東白條和唯品花等;ㄤN越來越大,月均還款額逐漸增多。最多的時候,她在各個平臺的欠款總額接近兩萬元。為了還貸,每個月生活費剛到手就去還賬,還得找朋友借錢或者去兼職掙錢,“為了做兼職,我有時候只能逃課,學習也受了影響。”

      王越然第一次接觸網貸也是在大學里。由于生活費不夠,又不好意思向家里要,就在網上借了幾百元,但很快就還了。畢業后,王越然一邊工作一邊炒股,錢虧掉后想回本,于是又接觸了網貸。

      如今大學畢業才一年多,王越然在各個平臺的欠款已達8萬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我自己的問題很大。”王越然告訴記者。

      和很多深陷網貸的年輕人一樣,王越然一開始借得很少,也很謹慎,但最后的結果卻是以貸養貸。“借這個平臺去還那個平臺,其實是個死循環,導致越借越多。”王越然說,“一張身份證、一張收款的銀行卡,足不出戶就能給你好幾萬,這種情況下,年輕人真的容易陷進去。”

      今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李君建議,加大對網貸監管整治力度。他認為,雖然網貸一定程度上可以緩解人們在不同年齡階段,因收入不均而導致的消費力不平衡問題,但存在申請門檻低、準入條件簡單、計息方式不規范以及非法催款等非常明顯的問題。

       “溫水煮青蛙”透支年輕人未來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網貸平臺提供的分期付款會弱化年輕人的危機意識,并透支未來。一件商品分期后每個月可能只需要還100元,壓力不大。有了這樣的心理,年輕人可能會分期購買很多東西,這些分期累積起來就是一筆不小的款項,并且會持續很久。

      中國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員莫開偉曾撰文指出,消費觀念的改變、網貸平臺放貸門檻低,以及資本營造的慫恿年輕人敢于超前消費、過度負債的社會氛圍,是我國“負債一族”人群越來越多的主要原因。

      多位受訪對象反映,網貸平臺在宣傳時只展示日利率或者月利率,給用戶造成一種很劃算的假象。事實上,這種低日利率對應的是高年利率。

      以部分網貸平臺宣傳的“借1000元,日息0.5元”為例,其對應的年利率為18%。記者查詢發現,2月20日發布的1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則為3.85%,即千元日息0.1元。

      西南財經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張安全介紹,在行為經濟學上,這種做法被稱為框架效應,即用不同的話語表述同一個問題,以此引導人們做出不同的決策判斷。

      “同樣的事情,用不同表述,讀者的感受和反應是不一樣的。”張安全說,以日為單位計算利息,會讓用戶覺得沒什么壓力。

      此外,由于網貸平臺往往月底和月初才出賬單,年輕人在收到賬單前,往往對自身負債情況沒有概念。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網貸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