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退市的“催命符”是否將打垮蘭亭集勢?

      從2007年到2013年,再到2018年,蘭亭集勢圍繞著上市、退市這兩個關鍵詞不斷運轉。自2013年蘭亭集勢登陸紐交所以來,這個中國外貿電商第一股,卻在上市的5年中慘遭“滑鐵盧”,營收大幅度下探。就在上個月,蘭亭集勢收到紐交所通知,稱股價連續30個交易日低于一美元,不能達到掛牌標準。如果未來6個月不能改善,就將慘遭退市。

      退市危機下,動作接連不斷的蘭亭集勢究竟可以逆風翻盤嗎?涉身其中或是左右兩側圍觀的賣家又有哪些思考和啟發?

      多年沉淀造就盛極一時的蘭亭集勢

      在跨境疆域未大面積開辟之前,最早整合了供應鏈服務的在線B2C零售站點蘭亭集勢,憑借供應鏈優勢、強大的數據庫及物流合作渠道,成為彼時中國跨境零售領域多年的領頭羊。

      21世紀初,傳統外貿普遍以大宗交易為主,2007年靠300萬美元注冊資金起家的蘭亭集勢,憑借賺取供應商與零售交易之間的差價,以家裝、3C產品為突破口完成大范圍的市場布局,上線僅僅一年就斬獲了626萬美元。與此同時,集合國內優質供應商向國際市場提供“長尾式采購”的運營模式,在世界范圍內改變全球買家的購買方式。銷售額激增的同時,蘭亭集勢巨大的市場爆發力還為其吸引了一批實力超群的管理團隊。

      2009年2月,時任谷歌首席戰略官的郭去疾正式離職后,便出任蘭亭集勢董事長兼CEO的職位。在業內人士質疑IT天才賣貨的能力時,郭去疾卻先后考察了全國各大婚紗生產基地,圍繞蘇州虎丘,在短時間內孵化出了一大批主營婚紗禮服的賣家,別出心裁地將定制化、個性化的婚紗產業,盤活成了一條熱銷產品線。

      打通主營產品線后,蘭亭集勢更是憑借郭去疾的創新管理,靠互聯網玩法+巨型流量池的模式,闖出了一片天:2009年年銷售額將近3000萬美元;截至2010年已經取得了50倍的銷售增長;并在自身壯大的同時不斷吸收外援,于2010年完成了對歐酷網的收購。

      多年的沉淀造就了盛極一時的蘭亭集勢,2008年至2010年間先后經過3輪共計5127萬美元融資之后,蘭亭集勢最終于2013年在紐交所上市,成為當年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外貿電商第一股。然而繁華終會落幕,上市之后的蘭亭集勢并沒有想象中的一路看好,上市2個月后持續虧損,使得蘭亭集勢在跌宕起伏中遭逢生死考驗。

      內憂外患施法求變,集體訴訟是衰退原罪?

      彼時的蘭亭集勢絕對是國內供應商追隨的對象。有人曾說,當年大紫大紅的蘭亭集勢在紐交所掛牌上市,兩個月的時間就把開盤時每股9.5美元的股價飆漲至23.38美元,確實是帶富了一批人?梢灿腥苏f,現在的蘭亭集勢卻成了供應商的“冷宮”……

      短短5年時間,盛、衰背后究竟發生了哪些變故?

      初嘗了兩個月的上市甜頭后,不料“槍打出頭鳥”,蘭亭集勢意外遭到三家美國律師所的集體訴訟。三家事務所共同指控蘭亭集勢上市時,面向市場發布了一系列的實質性錯誤及誤導信息、人為抬高商品的市場價格,涉嫌違法《證券交易法》。事件發酵之后,直接致使其股價暴跌,短短數日,市值蒸發了一半。更不幸的是,蘭亭集勢不僅面臨著季度凈營收大幅縮水的危機,2013年整個財年中便虧損了470萬美元,此后幾年更是入不敷出。

      屋漏偏逢連夜雨,連年虧損也滋生了公司的經營危機、人事變動。2014年,剛任職的總裁馬克·斯塔賓格斯(Mark Stabingas)才任職了5個月零11天就匆匆離職;此后幾年,包括創始人之一的劉俊、原CTO盧亮、原CFO薛錚等高管相繼離職。

      與此同時,蘭亭集勢與供應商休戚與共的關系也被財務危機及經營管理的重壓所打破。有部分供應商曾向雨果網爆料稱,蘭亭集勢貨損扣款惹爭議,上百供應商被“一鍋端”,且要求供應商主動降價,否則搜索排名就會靠后。“不僅僅是拖欠我們供應商貨款的問題,很多時候的賠款是很夸張的,比如供應商10元一件的貨件,平臺在通知我們出現貨損時,通常的賠款金額都在30-50元之間,且賠款的幣值并不是我們原本供應時的人民幣,而是以美元賠償。”該爆料人向雨果網說道。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蘭亭集勢

    研究報告、榜單收錄、高管收錄、品牌收錄、企業通稿、行業會務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