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拉夏貝爾“生死局”:近16億供應商債務將出解決方案

      近來,拉夏貝爾債務壓身,其中,欠款供應商達數百家,涉及金額約16億元!秶H金融報》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獨家獲悉,拉夏貝爾正在積極解決其供應商端的債務事宜,經過多天的友好協商,債務重組方案初步意向已達成。

      7月26日至27日,拉夏貝爾位于上海市閔行區蓮花南路的會議中心三樓格外熱鬧。來自江蘇、廣東以及福建等多地的一百多名拉夏貝爾供應商聚集于此,他們試圖通過集體討論而后選派代表的方式,和拉夏貝爾管理層就債務問題溝通相應方案。

      日前,《國際金融報》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獨家獲悉,拉夏貝爾正在積極解決其供應商端的債務事宜。在此之前,其欠款供應商有數百家,涉及金額約16億元。據稱,這次的兩方“當面”協商,是在前期友好溝通的基礎上,拉夏貝爾主動發出的“邀請”。

      當前,經營上連續兩年虧損的拉夏貝爾債務壓身。根據其此前公布的2019年年報,截至去年底,其應付賬款已經達到17.21億元,同比增長53.54%,公司稱增長主要是由于本期延長供應商信用期限所致。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其總資產為72.34億元,總負債為64.29億元。

      有資本行業人士向記者直言,如果拉夏貝爾未來債務問題繼續惡化,就有可能進入破產程序。但若供應商的前述欠款問題得以妥善解決,公司的債務壓力將得到緩解,未來的融資條件也會改善。對于拉夏貝爾來說,這無疑是一盤“生死棋局”。

      拉夏貝爾或還在醞釀更多的“變革”。記者注意到,就在不久前,公司名稱由“上海拉夏貝爾服飾股份有限公司”低調變更為“新疆拉夏貝爾服飾股份有限公司”,注冊地也由上海遷至新疆。

      “拉夏貝爾搬到新疆,政府應該會做一些協調。作為一家時尚品牌類的上市公司,拉夏貝爾對當地的經濟會有一個帶動,新疆制造型企業較多,拉夏貝爾遷過去后,可以促進當地由產品經營向品牌經營轉型。”對此,上海良棲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創始人程偉雄這樣向記者表示。

      百名核心供應商奔赴拉夏貝爾

      7月27日一早,來自南通的供應商張鳴(化名)風塵仆仆趕到了拉夏貝爾的總部大樓。這是一座建成并不久的大樓,除了辦公區外,毗鄰的建筑中還配備有會議中心乃至酒店等。2018年夏天,拉夏貝爾才“喬遷”至此。

      按照原定計劃,這一天,從四面八方聚集而來的供應商們要和拉夏貝爾基本敲定欠款的一個解決方案。因為經營上的持續虧損和多方債務壓力,拉夏貝爾已經拖欠了供應商不少債款。

      張鳴來的較晚,在他趕來的前一日,參與此次現場討論的核心供應商基本已經到達。這包括來自華東區域的金世宏(化名)和西南地區的于冰(化名)。

      “基本都通知到了,(這次來的)人數應該有一百多人。我們之前將在上海周邊的供應商小范圍地組織了一下,進行了商討,(然后)分小組邀約供應商來一起討論、解決這個問題。”7月27日,在拉夏貝爾總部大樓附近,金世宏在接受了《國際金融報》記者的采訪。

      拉夏貝爾拖欠了金世宏的公司兩千多萬元,在此次的供應商中,這樣的數額不算最多。“(這次過來的)最多的大概七八千萬,最少的幾萬,因為大家合作的層次、深度不一樣。欠款金額七八千萬的可能就一家,剩下的可能在一千多萬,大概有三十多家”。

      金世宏表示,他和拉夏貝爾的合作已久,在2018年前,賬款往來都很順利,但從2019年開始,他的貨款開始出現拖欠,也因此陷入三角債中。“拉夏貝爾是我的主力,占了全年營收80%以上。今年服裝企業確實都很難,我們自身目前面臨的資金周轉等問題也非常(棘手),有些供應商已經起訴我們了”。

      在服裝行業,金世宏已經打拼20余年,他直言拉夏貝爾目前面臨的現狀供應商們都很清楚。“它是上市公司,我們希望它能活著。我們的共同愿望就是召集供應商們來商討怎么樣面對、解決問題。第一個就是錢有保障,能拿回來。第二個便是,拉夏貝爾也能夠減輕負擔,后期再繼續一起往前走。在這件事情上,95%以上的供應商都有這樣的共識,只有個別,做得小而散的供應商無所謂。”

      于冰的情況也差不多。他告訴記者,來自拉夏貝爾的收入占據了其公司全年營收的七八成。近兩年,拉夏貝爾才在資金周轉上出現了問題,過往都很正常。因為這件事,他往返上海已經多次。“我們合作了七八年,是很有感情的。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沒有任何一個人希望拉夏貝爾出問題?蛻舫鰡栴},就等于我們有問題了。誰也不想撕破臉搞訴訟,拉夏貝爾倒閉對我們來說一點好處都沒有”。

      在7月26日和27日連續兩天的采訪中,記者注意到,這些和拉夏貝爾一起成長起來的供應商情緒仍舊較穩定,兩天的內部討論以及和拉夏貝爾管理層的會面,氛圍都較為融洽。

      “跟著拉夏貝爾做了十幾年,都是有感情的。我們現在商討的是用什么方式解決。用總部大樓債轉股也好,還是(將總部大樓)二押也好,或者是我們在商討中提到的以租抵債形式,我們都還在商量。”金世宏表示,在解決債務問題上,供應商和拉夏貝爾大致的方向已經很明確,“大家是在不斷優化方案,我們是想解決自己的問題,也解決拉夏貝爾的問題。”

      債務重組方案初步意向達成

      《國際金融報》記者經過多方采訪后獲悉,對于此次供應商債務問題,拉夏貝爾現任董事長段學鋒一直在關注并親自參與了一些環節,因此被認為態度誠懇。

      7月26日晚間,段學鋒已經和這些供應商們進行了初步溝通,也給出了大致方案,其中包括將供應商的債務轉股拉夏貝爾的總部大樓。

      “如果將債權轉為總部大樓的股權,后期大樓可能會升值,會有收益。”有供應商這樣理解。但仍有供應商存在質疑,比如,這是否意味著當前供應商還拿不到現金?未來在總部大樓的股權上,供應商又能不能占主導地位?

      于冰則認為,債轉股的方案并不是不可以,“但我們還是希望公司能在合適的情況下,適當再還一些現金,剩下的分期付。也就是一部分(債務)轉成大樓的股份,部分折成現金,這樣的話我們也好操作。否則都轉成股份,我下游的人還是一分錢都拿不到。上游欠錢,我們同樣也是墊資”。

      “部分供應商也面臨生存困境,如果站在雙方立場處理問題,也許有更好的方案。”金世宏也向記者透露,其曾在討論中提出一個方案,即供應商的欠款可以進行債轉股,但有一部分還是希望分期付給大家。“這個方案最起碼能讓有生存問題的企業先運轉起來。另一部分債轉股,也能減輕拉夏的負債率。這是我的一個想法,但當時大部分人沒有認可”。

      有供應商告訴記者,拉夏貝爾當前或許還應該適當解決一下供應商端的信任問題。據稱,上市公司在早前曾作出一些承諾,但在執行過程中由于種種原因沒能及時兌現。“解決信任問題其實很簡單。準時分期付款,或者近期馬上能按比例拿錢分給大家,大家心里就有底,會感覺到拉夏貝爾還是有實力處理問題。如果是正常運作的正增長情況下,拉夏貝爾可以從外面吸引資金和授信額度。前期如果把這一步邁出去,后期就沒問題。大家都不希望拉夏貝爾被退市,20年養一個上市品牌不容易。”

      《國際金融報》從知情人士處獲悉,因為欠款的問題,有小部分供應商此前已經向拉夏貝爾提起訴訟,為此,拉夏貝爾的部分流動資金也已遭凍結。對于當前迫切需要資金周轉的拉夏貝爾來說,這是一個略顯棘手的問題。

      天眼查信息顯示,當前拉夏貝爾的司法風險有500余條。在法律訴訟一欄,僅僅7月至今,其新增案件就有近30件,多為加工合同糾紛。不過,有些已經撤訴。

      記者從前述知情人士處獲悉,拉夏貝爾和供應商就債務進而債轉股一事的商討已經有了進展。不過,7月30日,記者再度詢問了幾名供應商,但并未得到回復。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拉夏貝爾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