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江南奕帆下游降溫成長能力承壓 原董事任職信息“撞車”信披似兒戲

      對上市公司來說,實際控制人是其“靈魂人物”,而控制權的轉移,其經濟影響主要體現在對這一資源的重新配置能否提高上市公司經營績效;厮輾v史,無錫江南奕帆電力傳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南奕帆”)控制權“易主”,其原實際控制人為陳淵技、龔建芬、陳奕峰三位陳氏家族成員,2016-2018年,劉錦成分三次從原實控人處受讓合計56%的股權,成為江南奕帆的實控人。

      實控人變更對江南奕帆未來經營影響幾何?答案交給時間。此番上市,江南奕帆招股書的信息披露撲朔迷離,不僅其董事、監事任職時間出現“兩個版本”,且其監事在外任職或未披露,涉嫌選擇性披露。而歷史上,江南奕帆建設項目曾存在“批建不符”,令人唏噓。另一方面,近年來,江南奕帆凈資產收益率逐年下滑,凈現比均不足1,加之其下游行業“遇冷”,未來成長能力或承壓。而第二大供應商兩度“失聯”被列入異常經營名單,或曾與多家企業在同一房間“辦公”,其中驚現財務公司,雙方交易真實性存疑。

      一、凈資產收益率逐年下滑,凈現比三年均不足1

      報告期內,即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江南奕帆營收凈利增速雙升,毛利率卻“畸高”于同行且遭問詢。

      據東方財富Choice公開數據,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9月,江南奕帆營業收入分別為1.52億元、1.46億元、1.69億元、1.33億元,2018-2019年分別同比增長-4.11%、16.39%。

      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江南奕帆凈利潤分別為5,589.2萬元、5,328.97萬元、6,315.97萬元、5,069.88萬元,2018-2019年分別同比增長-4.66%、18.52%。

      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江南奕帆銷售毛利率分別為54.88%、52.94%、53.47%、54.97%。

      觀同行業可比公司情況,據東方財富Choice公開數據,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無錫新宏泰電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銷售毛利率分別為40.04%、38.54%、38.21%、39.12%;江蘇洛凱機電股份有限公司的銷售毛利率分別為22.41%、22.57%、20.14%、23.35%。

      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江南奕帆上述2家同行業可比公司的銷售毛利率均值分別為31.23%、30.56%、29.18%、31.24%。

      可見,江南奕帆毛利率高于同行業可比公司。而該現象也受到監管層關注。

      在《關于江南奕帆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上市申請文件的審核問詢函的回復》(以下簡稱“首次問詢回復”),以及《關于江南奕帆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上市申請文件的第二輪審核問詢函的回復》(以下簡稱“二輪問詢回復”)中,深交所均問及江南奕帆高毛利率的合理性,其中,二輪問詢回復還問及江南奕帆毛利率高于同行的合理性。

      對此,據招股書,江南奕帆表示,其毛利率高于同行業可比公司,主要系其與同行業可比公司產品及收入結構存在差異所致。

      然而在營收凈利增速雙雙上升的背后,是逐年走低的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

      據招股書,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江南奕帆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分別為59.62%、39.44%、32.96%、13.8%。

      值得注意的是,江南奕帆2019年收現比僅為1.05,報告期內凈現比均不足1。

      據東方財富Choice公開數據,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江南奕帆經營活動現金流入小計分別為1.62億元、1.69億元、1.79億元、0.87億元。同期,江南奕帆收現比分別為1.06、1.16、1.05、1.1。

      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江南奕帆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5,065.92萬元、3,771.99萬元、6,242.07萬元、1,879.53萬元。同期,江南奕帆凈現比分別為0.91、0.71、0.99、0.63。

      上述情形可知,近年來,江南奕帆營收凈利增速雙升,毛利率“畸”高于同行。然而江南奕帆凈資產收益率連年下滑,且報告期內凈現比均不足1,而江南奕帆下游行業或“遇冷”,成長能力或遭“拷問”。

      二、下游行業“遇冷”需求收窄,成長能力或承壓

      在一個完整的產業鏈中,下游市場增長未及預期等因素,往往使其上游業務成長性具有不確定性,而江南奕帆或面臨下游遇冷的風險。

      據招股書,江南奕帆主要產品為儲能減速電機及房車減速電機,分別應用于高壓開關行業、房車配件行業,進而應用于輸配電設備、房車等領域。

      與此同時,報告期內,江南奕帆儲能減速電機境內、外均有銷售。2020年1-6月,江南奕帆儲能減速電機內銷、外銷收入占比分別為76.1%、23.9%。

      而房車減速電機近全部銷往境外,主要客戶諾克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位于美國。2020年1-6月,江南奕帆房車減速電機的內銷、外銷收入占比分別為0.01%、99.99%。

      此外,江南奕帆擬使用3.11億元募集資金,新增各類減速電機101.4萬臺。

      本次上市,江南奕帆擬募集資金3.65億元。其中擬使用3.11億元,用于“儲能減速電機及房車減速電機生產基地建設項目”。

      據招股書,該項目設計產能為年產各類減速電機101.4萬臺,其中儲能系列電機71.1萬臺、房車系列電機26.3萬臺。未來江南奕帆將進一步開拓國內、外儲能減速電機市場,以及美國、歐洲的房車減速電機市場。

      然而,江南奕帆下游高壓開關行業,2012年以來市場規模增速呈放緩趨勢。且2018年高壓開關板產量現“負增長”,規模以上企業數量回落。

      據招股書援引自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2012-2018年,中國高壓開關行業市場規模分別為2,010.2億元、2,340.7億元、2,555.3億元、2,619.4億元、2,844.6億元、2,983.9億元、3,155.8億元。2013-2018年,中國高壓開關行業市場規模分別同比增長16.44%、9.17%、2.51%、8.6%、4.9%、5.76%。

      據招股書援引自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2012-2018年,中國高壓開關板產量分別為161.98萬面、219.74萬面、206.6萬面、239.97萬面、220.92萬面、251.28萬面、212.5萬面,2013-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35.66%、-5.98%、16.15%、-7.94%、13.74%、-15.4%。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公開信息,2012-2018年,中國高壓開關制造規模以上企業數量分別為260家、285家、293家、310家、312家、325家、310家,2013-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9.62%、2.81%、5.8%、0.65%、4.17%、-4.62%。

      不僅如此,中國高壓開關行業下游需求或收窄,發電機近三年新增設備容量逐年走低,高壓開關下游需求或承壓。

      據招股書,中國高壓開關的需求受各行業投資驅動,與全社會固定投資情況聯系密切。

      據招股書引援國家統計局數據,2012-2018年,中國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金額分別為37.47萬億元、44.63萬億元、51.2萬億元、56.2萬億元、60.65萬億元、64.12萬億元、64.57萬億元,2013-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19.11%、14.73%、9.76%、7.91%、7%、5.9%,增速連續6年下滑。

      近年來,中國發電機裝機容量走高,但發電新增設備容量呈下滑趨勢。

      據招股書引援自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數據,2015-2019年,中國發電機裝機容量分別為15.25億千瓦、16.51億千瓦、17.77億千瓦、19億千瓦、20.1億千瓦,中國發電新增設備容量分別為1.3億千瓦、1.21億千瓦、1.34億千瓦、1.24億千瓦、1.02億千瓦。

      除高壓開關行業外,江南奕帆房車的主要銷售地美國的房車行業或步入“寒冬”,2019年房車行業銷量同比下滑16%,且中國房車行業仍處于“萌芽”階段,或是江南奕帆不得不面臨的問題。

      據招股書引援自美國房車工業協會數據,2017-2019年,美國房車銷量分別為50.46萬輛、48.37萬輛、40.61萬輛,2018-2019年分別同比增長-4%、-16%。

      放眼中國,招股書中,江南奕帆表示,中國房車行業正從產業起步階段,進入產業快速發展階段。

      然而《金證研》南方資本中心研究發現,2018年來,中國房車銷量的增速逐年下滑。

      據普華永道發布的報告數據,目前中國房車市場處于萌芽階段。2017年,中國房車銷量0.5萬輛,千人保有量僅為0.01輛/千人。

      據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公開信息,2017-2020年,中國房車銷量分別為4,541輛、7,374輛、9,177輛、8,787輛,2018-2020年分別同比增長62%、24%、-4%。

      可見,江南奕帆主要產品下游行業或“遇冷”,江南奕帆未來成長能力或承壓,且其新增產能能否順利消化?或是個未知數。不僅如此,江南奕帆面臨的與供應商交易真實性問題,也不容忽視。

      三、第二大供應商經營場所兩度“失聯”,與財務公司共用住所交易真實性存疑

      原材料采購的質量,受供應商質量的影響。因此,篩選出優質的供應商系企業運營需關注的問題之一。而江南奕帆第二大供應商曾兩度“失聯”而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雙方交易真實性存疑。

      報告期內,江南奕帆第二大供應商合計撐起其采購金額逾1,400萬元。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蘇州市開拓者電工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開拓者電材”)均系江南奕帆第二大供應商,江南奕帆向其采購金額分別為406.01萬元、421.68萬元、440.55萬元、207.29萬元,合計采購金額為1,475.53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開拓者電材兩次因無法聯系經營場所,被列入異常經營名錄。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