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毛利率85%凈利率2.7% 怪獸充電的利潤都被誰賺了?

      王思聰的毒誓還歷歷在目,共享充電寶這攤不被人看好的生意都快要上市了。

      3月12日,怪獸充電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了IPO上市申請文件,計劃登陸納斯達克市場。

      4年前的2017年,共享充電寶剛剛興起之時,王思聰和聚美優品CEO陳歐曾有一個著名的“吃翔”賭局,王思聰稱,“共享充電寶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為證。”而注資街電這一品牌的陳歐則隔空回應稱,“謝謝思聰監督,不是每個項目都能做成,本來創業成功就是一件小概率事件,街電做不成可以做公益,但希望不要因為你的情緒不讓這個項目入駐萬達。”

      雖然4年了,共享充電寶沒涼,但率先沖刺上市的卻不是陳歐的街電,而是另一個共享充電寶品牌怪獸充電。

      資料顯示,怪獸充電的主體為上海摯想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4月28日,注冊資本和實繳資本均為1000萬元人民幣。

      從天眼查提供的數據來看,怪獸充電目前已經完成6輪融資,最近的一輪融資發生在2021年1月5日,融資規模為2.34億美元,投資方包括阿里巴巴、CMC資本、高瓴資本、凱雷投資和軟銀亞洲。其中,高瓴資本完整的參與了從天使輪到今年1月共6輪融資的每一輪,堪稱忠實擁躉,這么看來,高瓴張磊對共享充電寶這個業務的看法,和王思聰明顯有所出入。

      不過,目前市場上的共享充電寶品牌琳瑯滿目,沒有出現一個相對壟斷的品牌,也正因為這樣魚龍混雜、激烈的市場競爭環境,怪獸充電的盈利能力比較薄弱,收入規模也不算太大。2019年~2020年,怪獸充電營業收入分別為2.9億美元、4.31億美元,凈利潤分別為0.24億美元和0.12億美元,雖然營業收入增速達到38.92%,但凈利潤卻遭到腰斬,公司的毛利率由85.54%下降至84.67%,凈利率則由8.24%下降至2.68%。

      凈利率和毛利率相差如此之大,主要是因為共享充電寶企業的大部分利潤都要“上貢”給鋪點的商家,再加上不菲的營銷費用,最終到手的利潤寥寥。2019年和2020年,怪獸充電的銷售費用分別為1.95億美元和3.25億美元,分別占營收的67.2%和75%。

      更令人擔憂的是,由于市場還在競爭的偏初期階段,消費者對街電、小電、怪獸充電等品牌并無品牌忠誠度,往往是一念之間做決定或者哪個方便用哪個,而為了保證微薄的盈利,共享充電寶企業這兩年紛紛提價,由原先的不足1元/小時到如今3、4元/小時,甚至部分景區可達10元/小時。消費者接受漲價的空間是有限的,留給企業們繼續漲價的空間不多了。(來源:新浪財經)

    搜索更多: 怪獸充電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