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云集大潰敗

      3月22日,云集發布了轉型平臺型電商第一年的財報。

      財報數據顯示,2020年度云集營收55.303億元,同比下降52.62%,2019年同期為116.720億元;凈虧損為1.517億元,去年同期為1.238億元。營收腰斬,凈虧損同比擴大,云集不出意料地交出了一份難看的財報。

      早在去年年底,有云集同城的競品公司的L姓人士說,云集上市還不如不上。云集的這份財報,也讓這位L姓的話一語成讖。

      難看的財報之下,是宣告云集轉型平臺型電商的再次失敗。

    云集營收及同比 來源:美股研究社

      在受到更多聚焦下沉市場和性價比的電商平臺的沖擊之后,云集經歷了會員(下文以“買家”和“店主”作為區分)流失。成立將近六年的云集頻繁轉型,從最初的社交電商轉型為會員電商,又在去年徹底拋棄了以往的模式轉型平臺型電商,目前平臺上的商品皆為自有品牌以及云集投資的半自有品牌。

      毫無疑問,多次轉型都是失敗的。品牌內耗、店主出走、買家流失,在走過微商模式的黃金期之后,幾乎無時無刻不伴隨著云集。

      頻繁的轉型,其實并非云集的本意,當拼多多、京東、淘寶酣斗下沉市場,社區團購裹挾著資本漫天而來時,云集根本就沒有還手的余地,只能被迫轉移陣地。

      這對云集來說,是避其鋒芒,更是一種潰敗。

      宮斗之下,強敵林立

      從去年開始,云集被迫把業務轉到了平臺型電商模式。但即便是在云集少得可憐的公域流量池里,依舊在上演“宮斗”的戲碼。

      平臺的公域流量有限,只有位置好才能有較好的銷售額,子品牌爭奪頭條位推薦、品牌露出的競爭有如宮斗。

      云集投資的某服飾品類品牌的前招商負責人齊思告訴鋅財經:“包括我們老大,要了幾次資源(頭條位推薦、品牌露出)不成,跑去總部大吵了幾次才要來的。”即便如此,該品牌謀劃了八個月、打算在去年雙11主推的一款羽絨服,首日銷量僅僅200單。

      這一句話道出了云集新的危機:蹉跎了六年,云集依舊一事無成。

      “你開微店,售前售后的事我全包了。”早期在接受《錢江晚報》采訪時,肖尚略如此形容自己做的事。

      由于簡單省心,鐘琪成為了云集上的最早一批店主,她既是買家,又是店主。

      做店主的五年時間里,云集統一提供貨源、直接發貨、提供商品宣傳鏈接,她只需把商品宣傳鏈接發送到社群和朋友圈,有人購買就能賺取傭金。更重要的是,邀請新會員可以獲得提成。這是云集曾經吸引寶媽、學生黨的重要原因。無論是最早的社交電商,還是后來的會員電商,核心故事依舊是“微商”。

    云集早期的客戶經理競聘與收益

      微商模式下,云集積累起的用戶群體對低價的商品有著強烈的偏好。肖尚略或許不知道,在云集靠微商不斷拉會員、建群的同時,另一邊的拼多多開始以更加直接的電商模式在下沉市場崛起。

      點開一個個拼團鏈接的用戶,和云集社群里的用戶具有極高的重合度。

      靠微商模式發展用戶量,始終比不上電商平臺的速度,云集只能眼睜睜看著會員數量增速放緩。

      更可怕的是,競爭對手不止一個拼多多。

    當時,“砍一刀”成為朋友間的日常話題

      在招股書里,“限時特賣”是云集2018年GMV的主要來源,即在不同時段搶購的特定品牌的特定商品。這種玩法聽上去似曾相識,在淘寶叫“淘搶購”,在拼多多叫“限時秒殺”,在京東叫“京東秒殺”,這三大電商平臺均在首頁設置了醒目入口來聚合平臺流量。

      云集的“限時特賣”前期預熱主要依靠社群,但招股書里的買家數量不過2320萬,而當時勢頭尚未這么猛烈的拼多多,年度活躍買家數就已經超過4億。

      在這之后,阿里、京東都在2019年將下沉市場的戰略部署正式提上日程,逐步加碼。京東拼購在2019年9月升級為“京喜”,并在10月獲得微信購物的一級入口,淘寶特價版也很快上線。

      本質上,拼多多、淘寶特價版、京喜與云集爭奪的是同一個用戶流量池。但相比于拼多多以及擁有高效整合能力的京喜和淘寶特價版,云集所講的供應鏈故事愈發沒有吸引力,買家通過店主的鏈接購買無異于平添麻煩。

      也正是這一年,在電商巨頭間又興起了百億補貼、電商直播等諸多能吸引消費者目光和錢包的玩法,云集在選品、價格、服務上皆落了下乘,那么平臺上既是買家、又是店主的“會員”是因何而來?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云集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