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原始出資憑證丟失、大額采購失蹤 中旗新材IPO懸不懸?

      廣東中旗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專業從事人造石英石裝飾材料的研發、生產、銷售和服務的企業,主要產品是人造石英石板材和人造石英石臺面,產品廣泛應用于廚房、衛浴、酒店、商場等室內建筑裝飾裝修領域。中旗新材擬中小板上市,公開發行不超過2268萬股,占發行后總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項目總投資5.17億元。用于中旗(湖北)新材料一期建設項目、高明二廠二期擴建項目,研發中心及信息化建設項目。

      值得一提的是,中旗股份采購數據真實性存在質疑。

      根據前五名供應商的情況,其中既有材料公司、供電局,也有建筑工程公司、機械設備廠,這意味著,采購總額當中不但包含了原材料和電力的采購,還包括設備等長期資產的采購。

      富凱IPO財經來源:中旗新材招股書

      富凱IPO財經查看中旗新材招股書顯示,2019年“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為23074.39萬元,同期“購建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其他長期資產支付的現金”為5527.39萬元,合計28601.78萬元,直接對應著含稅采購總額當中的已經支付現金的部分。

      由此,將付現的合計金額28601.78萬元跟含稅采購總額34229.72萬元對比,不難發現還有5627.93萬元的含稅采購額并沒有支付現金。這部分采購必然會反映到應付款項或預付款項的增減變化當中,體現為應付款項出現相同規模的增加,或者預付款項有相同規模的減少,而大數據情況下是這兩種情況的綜合。

      報告期各年末,中旗新材賬上都有一定的應付賬款,沒有應付票據,2019年年末的應付賬款為5524.13萬元,跟上一年年末的應付賬款7006.42萬元對比,不但沒有增加,反而減少了1482.29萬元。難道是公司這一年的預付款項出現更大規模的縮減?

      事實并非如此,2019年年末預付款項60.59萬元跟上一年年末的37.57萬元對比,不但沒有出現大規模減少,反而還增加了23.02萬元。綜合起來,應付賬款和預付款項都呈現出跟財務勾稽原理相反的增減變動,一減一增下,加上未付現的5627.93萬元的含稅采購額,我們不難發現,這一年有7133.25萬元的含稅采購額在財務報表中找不到現金流量和應付、預付款項數據的支持,什么原因?

      更蹊蹺的是出資憑證“丟失”了。在中旗新材歷輪的增資中,2008年2月實控人周軍以及股東胡國強、江鴻杰等三人利用實物出資的那輪增資擴股卻與眾不同。那輪增資的資產評估機構是廣東德眾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會計事務所是廣州中創會計師事務所。周軍、胡國強、江鴻杰等三人的實物出資,廣東德眾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與廣州中創會計師事務所均出具了相關資產評估報告書和驗資報告書。

      在招股書中,中旗新材卻稱因資料保管不善造成本次出資設備的合同和付款憑證遺失。因此,在2014年經股東會同意,周軍同意了以620萬元債權投入中旗新材,替代此前的實物出資,以補充資本公積。據了解,會計憑證一般需要保存10年或30年。在增資僅6年后,就丟失相關憑證,資產評估機構與會計事務所也未找到相關副本,而此前公司成立時的出資憑證卻并未丟失,此后又以債權替代此前的出資。

      富凱IPO財經對于“實物出資增資擴股”真實存疑,為何單單只有這次出資憑證被中旗新材和會計事務所憑空“丟失”了?民生證券給到的“丟失”是否合理,是否落實資金穿透?

      來源:富凱IPO財經

    搜索更多: 中旗新材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