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老虎證券ESOP:貝殼找房交答卷,215天市值翻3倍,大手筆股權激勵,又聽見了暴富的聲音

      上市半年,國內的“居住服務平臺第一股”貝殼找房,股價已近翻倍。

      2020年8月13日,貝殼找房在紐交所掛牌上市,每股發行價20美元,如今股價已達64美元,總市值達757.82億美金(約合4933億元),翻了近3倍,遠超3656億元市值的萬科,風光無限。

      美東時間3月15日晚,貝殼發布2020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財務業績,交出了自己的首份年報。

      財報顯示,貝殼全年平臺交易額(GTV)3.5萬億元,同比上漲64.5%;營業收入為705億元,同比增長53.2%,凈利潤達27.78億元,經調整后凈利潤為人民幣57.20億元,同比增長245.4%,全年營收及盈利數據均超此前市場預期。

      這是一場資本的狂歡,也是一場造富運動,既利好以左暉為首的持股員工,也讓騰訊、軟銀、高瓴資本、華興資本等投資者大賺一筆。比如,融創持有貝殼超4%股權,孫宏斌這筆投資賺了近百億。

      平臺價值持續凸顯

      據貝殼找房財報數據顯示,貝殼2020年第四季度營業收入為人民幣227億元,同比增長57.6%;凈利潤為人民幣10.96億元;經調整后凈利潤為人民幣20.01億元,同比增長4,424.8%。從全年來看,貝殼2020年營業收入為人民幣705億元,同比增長53.2%;凈利潤達人民幣27.78億元,首次實現美國通用會計準則(USGAAP)下全年盈利;經調整后凈利潤達人民幣57.20億元,同比大增245.4%。

      值得注意的是這也是貝殼上市首年實現全年盈利,意味著貝殼進入了新的增長循環。

      脫胎于鏈家,從2017年成立,到2020年上市,貝殼找房用了不到3年時間。馬化騰評價貝殼找房是“線下打敗線上的標桿”。作為線下房產中介出身,貝殼不僅沒有被互聯網企業入侵、顛覆,反而反攻線上。在“衣食住行”四大剛性需求上,“衣”是阿里,“食”是美團,“行”是滴滴,貝殼搶先頭部互聯網企業,拔得“住”賽道上的頭籌位置。

      貝殼找房的平臺模式就像是住房界的淘寶,以資源優勢吸納其他房產品牌入住,主營服務覆蓋二手經紀業務、新房、租賃、金融、裝修等。2020年貝殼找房商店數量近4.7萬家,比一年前增長25.1%;代理商人數為49萬多人,較一年前增長37.9%。貝殼未來目標是覆蓋全中國300多個城市,鏈接10萬家門店和100萬職業經紀人,賦能超過100個品牌。

      目前來看,貝殼的規模效應和營收實力已然不可小覷。但在中國這個全球最大住房需求的市場,貝殼的野心不止于此。

      高增長的背后,貝殼的護城河

      2008年之前,地產中介行業還處于草莽時代。起步于2001年的鏈家,規模越做越大,通過快速擴張獲得了足夠的市占率。

      但左暉意識到,國內房屋交易體系的基礎設施欠缺,中介公司居間的角色帶來了信息不透明,以及低水平競爭下“假房源”泛濫問題,讓市場陷入劣幣驅逐良幣的狀態。

      之后的時間里,鏈家做了兩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一是建立“樓盤字典”真房源數據庫,推動產業鏈在線化;二是用ACN(Agent Cooperation Network,經紀人合作網絡)網絡推動信息共享和經紀人合作,推動整個業務流程的標準化。

      ACN的模式,其實是模仿美國的MLS系統,但在美國,MLS已有些實踐逾八十年的執行制度及監管體系。它以會員聯盟的形式,將不同房地產經紀公司納入一個加盟體系,體系中成員的房源和求購信息集合在一個共享數據庫中,加盟MLS的每一位成員與客戶簽訂委托銷售或委托購買合同后,與交易的各成員按一定的比例分享傭金。

      ACN解決了信息共享和業務鏈利益分配的問題。

      從樓盤字典到ACN,可以說,鏈家已經擁有著轉線上的核武器,為何還需要創建貝殼?

      實際上,左暉并不止步于做一個公司內部的數據庫和信息共享,他看到了整個行業存在的機會。2018年,他決定把自己的底層網絡架構鋪設到整個二手交易賽道里,所以,貝殼找房就成立了。

      整個貝殼把鏈家的數據公開之后,搭建了一個網絡,吸納了那些本來和鏈家打仗的中介品牌,從而整個貝殼也就越來越大了。

      一方面是,擁有中國最全面的住宅數據庫,包含2.26億套房的樓盤字典,形成強大的品牌優勢;另外一方面則是,通過ACN建立利益分享機制,成功升級為平臺型公司,成為現房和新房交易的重要渠道。

      作為行業變革者,貝殼找房通過制定新游戲規則,為行業提供了一套可行的管理規范,既增加了自身的增量價值,也有助于做大行業蛋糕。使得包括平臺在內的所有參與方都從交易效率的提升中獲得更多的收益。

      騰訊高瓴青睞,大佬賺翻

      貝殼的競爭優勢呈現馬太效應不斷擴大,自然也吸引了眾多機構投資。

      除了上市前貝殼股東就已經匯聚了騰訊、軟銀、紅杉資本等明星股東以外,上市后貝殼還吸引了高瓴資本、ARK基金、貝萊德基金、富達基金等諸多知名機構加倉增持。

      面對喜人的業績,除了左暉高興之外,融創的孫宏斌,也得利不少。

      融創中國于2017年1月間接全資附屬公司融創房地產與北京鏈家及其經營股東訂立增資協議,以26億元代價獲得鏈家6.25%的股權,成為貝殼股東,占上市后股比超過4%。

      融創財報披露" 本集團的其他收入及收益主要包括金融資產公允價值變動收益人民幣 96.6 億元。",主要得益于集團持有的貝殼股票浮盈,以及處置金科股份所得。

      也就是說,去年融創金融資產公允價值變動收益的 96.6 億元,主要是持有的貝殼股價升值所致。自上市以來,貝殼股價一路飆升,翻了三倍,持有約 4.4% 股份的融創,自然獲益頗豐。

      除了融創外,持股11.56%的騰訊、持股8.83%的軟銀、持股4.96%的高瓴資本、以及持股3.15%的華興皆獲益不少。

      出手闊綽的股權激勵

      與大佬一起開心的,還有貝殼的持股員工們。

      據了解,貝殼找房的激勵計劃中期權行使價是0.00002美元,基本等于白送。在現在股價翻3倍的情況下,又是新的一批暴富故事。

      左暉說過:“商業或者使命,要被一種畫面感激勵,實現后會獲得很大的滿足。”在向員工描述這種“畫面感”時,貝殼的股權激勵上出手相當闊綽。

      根據財報信息披露,貝殼找房在股權激勵的支出上,2017年為4.76億元人民幣;2018年為3.82億元人民幣;2019年為29.56億元人民幣。

      目前還不清楚2020年貝殼在股權激勵上的總成本,不過根據披露的細節也能看出來,貝殼股權激勵成本大到不可忽視。

      在2020年上半年,股份薪酬支出部分的支出是0,不過還有一些股權激勵相關的未確認費用。到三季度,運營費用達到45億元人民幣(7億美元),相比2019年同期增長了75.8%,主要是由于股權激勵費用的增加以及地區管理人員的數量增加所致,其中,股權激勵金額高達16.68億元,消息稱,其中有4.35億元發放給了地區經理。

      除了大范圍的激勵地區經理外,貝殼在產品研發團隊上也投入了大筆。由于股權激勵費用的增加以及有經驗的研發人員人數的增加,2020年貝殼找房的研發費用達到24.78億元,占營收的比重為3.5%,而2019年這一費用為15.71億元。

      貝殼上市招股書及財報中披露的激勵計劃有:

      2016年分享獎:2016年1月,北京鏈家實施股權激勵計劃,后于2018年8月被注銷。

      2018年北京鏈家計劃:2018年7月6日,實施的股份補償計劃,購股權僅在首次公開募股時才能行使。

      這兩個激勵計劃發行的虛擬股份占總股本的14.01%。

      2018年購股權計劃:2018年8月20日,實施“首次公開發售前購股權計劃”(“ 2018年計劃”)。旨在為高管、董事及任何其他合格人員提供激勵和獎勵,該計劃授予1億份購股權,這些購股權僅在進行首次公開募股時才能行使,且在授予后立即歸屬。

      于2018年12月28日,根據2018年購股權計劃可發行的最大股份數目為350,225,435股A類普通股。截至2019年12月31日,已向雇員授予12,797,150份購股權。

      截至2020年9月30日止九個月,進一步授出98,370,620份購股權。于2020年第三季度,由于IPO完成,因此記錄總支出16.668億元人民幣。

      2020年全球份額激勵計劃:預計發行股份總數為80,000,000股A類普通股。從2021年開始十年時間內,在每個會計年度的第一天,將按已發行和在外流通的股份總數的1%遞增獎金池。

      目前在實施中的股權激勵計劃,包括:2018年購股權計劃,以及2020年全球股票激勵計劃。據了解,貝殼在授予股權激勵標準與員工級別相關,基層員工獲得激勵的較少。

      老虎ESOP業務提供從方案設計到授予、歸屬、行政審核及數據管理等一站式解決方案。作為新經濟公司,老虎證券經歷過從激勵到上市的全過程,其專業團隊綜合人力、法務、財務、稅務四大核心因素,量體裁衣設計更適合中國公司的激勵方案,大大提升企業管理效率。極佳的系統穩定性和安全性,以及依托于強大技術的快速響應及定制化能力讓老虎ESOP成為上市公司優先選擇的ESOP服務伙伴。

      目前,老虎ESOP簽約客戶包括小米、理想汽車、聲網、周黑鴨、一起作業、和鉑醫藥、秦淮數據、洪恩教育等,美股、港股市場累計服務客戶已超百家。

      更多內容請關注老虎ESOP微信公眾號“TigerESOP股權激勵”,獲得更多ESOP信息。

    搜索更多: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