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萬達商業回A折戟 時代拋棄地產大佬連聲招呼都不打?

      3月24日,大連萬達商業管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萬達商業”)發布通告稱,萬達商業將撤回A股IPO申請,謀求輕資產重組后盡快在海內外上市。至此,萬達商業謀劃5年回A之旅正式折戟。

      3月24日,大連萬達商業管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萬達商業”)發布通告稱,萬達商業將撤回A股IPO申請,謀求輕資產重組后盡快在海內外上市。至此,萬達商業謀劃5年回A之旅正式折戟。

      對于終止原因,萬達商業稱,基于對自身戰略的研判,決定對公司從事輕資產商業運營、科技、數據、人員等相關資源進行重組,以盡快實現境內外上市。因此本公司決定,撤回萬達商業A股IPO申請。 

      對于萬達商業IPO終止,地產行業人士并不意外。因為自2007年以來,地產公司通過IPO登陸A股寥寥。事實上,隨著地產行業調控日趨深入,“房住不炒”已成為國家地產政策總基調,即便是去年遭受疫情影響、經濟下行壓力增加,調控仍未放松。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2日,胡潤研究院發布了《2021胡潤全球富豪榜》中國富豪排行榜中,房地產大佬無一挺進前十。這是榜單發布以來,首次出現房地產企業家沒有進入中國前十的情況。

      雷達財經注意到,一些曾輝煌一時的地產公司,如泛海、泰禾、華夏幸福已陷入困境。意識到形勢不利,地產界近些年一直在探索多元化轉型,從養豬、教育、康養到新能源造車。但對大多數規模房企而言,轉型之路依然不明晰,既沒有壯大營收,也沒有吹起估值“泡沫”。

      萬達、海航折戟海外市場

      “房地產是周期之母,十次危機九次地產。”任澤平曾表示。

      對于地產行業,監管層也非常關注。我國房地產最新一輪政策收緊周期始于2016年。

      最先感受到寒意的是出海兇猛的萬達、海航和安邦等。

      2014年達沃斯,還是首富的王健林是時任英國首相卡梅倫的座上賓。

      “對于做生意而言,美國是一個很好的地方,但卻不夠開放。歐盟更加開放,但是,英國則是最開放的。”論壇上,王健林攜手卡梅倫宣布,萬達將投資20億至30億英鎊用于在英國開發文化旅游商業綜合項目。

      一年前,萬達曾斥資10.2億英鎊進入英國。其中3.2億英鎊用來并購英國圣汐游艇公司91.8%股份,另外7億英鎊計劃投資在倫敦核心區建設超五星級萬達酒店。

      同時,王健林還花8000萬英鎊在倫敦的“富人街”肯辛頓宮花園15A處買了一處豪宅,和切爾西老板阿布、挪威大使館做起來鄰居。

      據媒體統計,萬達最多投資英國40億英鎊(超過400億人民幣)。

      英國只是王健林海外布局的冰山一角,據澎湃新聞統計,自2012年26億美金收購院線AMC開始,萬達在海外的投資總額高達2451億元人民幣。

      2017年3月份,萬達被爆收購美國電視領域資產DCP集團失敗。不久,王健林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采訪時對此進行了首次回應,王健林表示:“兩邊的政策都發生了變化,所以我們就放棄了這次收購。兩個國家的有關政策都發生變化,美國也有人不同意我們收購,中國這邊的一些有關的政策也有變化。”

      對中國企業海外投資一事,前央行行長周小川曾對記者表示,有些企業對外投資和產業政策不符合,比如俱樂部和娛樂等,對中國沒什么太大好處,在國外引起了抱怨,對此進行一定指導是有必要的。

      王健林辯稱,萬達完全可以在海外自己融資解決,只是不愿意成為一個不守規矩的公司。

      但萬達并沒能自己解決。2017年6月22日上午,萬達系突然遭遇股債雙殺,其中萬達電影逼近跌停,市值縮水超60億元。此外,15萬達01、15萬達02、16萬達01等債券均下跌約2%。

      據了解,事情起因是銀監會要求各家銀行排查包括萬達、海航集團、復星、浙江羅森內里在內數家企業的授信及風險分析,排查對象多是近年來海外投資比較兇猛、在銀行業敞口較大的民營企業集團。債務壓頂,王健林忍痛割肉,開啟“賣賣賣”模式。

      2017年7月,萬達商業與融創、富力簽署三方戰略協議,萬達商業將77個酒店以199.06億元的價格轉讓給富力地產,將13個文旅項目91%股權以438.44億元的價格轉讓給融創房地產集團,兩項交易總金額637.5億元。外界普遍認為,轉讓金額過低。

      2018年3月1日起施行的《境外投資敏感行業目錄(2018年版)》成壓死萬達海外項目的最后一根稻草。根據規定,限制企業境外投資的行業有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以及在境外設立的無具體實業項目的股權投資基金或投資平臺。

      隨后,萬達在海外加大甩賣力度。2020年7月30日,萬達酒店發展發布公告稱,將以2.7億美元的價格出售旗下芝加哥地產項目90%的權益。至此,萬達的海外投資之旅正式宣告結束。

      就在王健林境內外轉戰騰挪之際,王健領導的海航集團也經歷從“起高樓”到“樓塌了”的過程。

      2017年2月23日,曼哈頓的猶太人博物館慶祝盛典舉行,時任海航集團董事長的王健受邀出席。在700多位猶太人精英面前,黑石集團創始人史蒂夫•施瓦茨曼將一只裝飾著金雞的水晶碗,小心翼翼地將其放到王健的手中,施瓦茨曼表示:這是“我有生以來所見到的最精致的碗”。

      “史蒂夫掌握打開財富寶庫之門的鑰匙。”王健則回應,他還向現場表示其正在尋求更多的合作機會。“我期待與更多的朋友展開合作,共同把握投資的機會。”

      施瓦茨曼有理由奉承。4個月之前,海航集團從黑石集團手中以65億美元價格購買了25%的希爾頓酒店股份;以及完成從黑石手中購得泰升集團66%股權的重磅交易。

      這是海航海外狂飆的一個縮影。據觀點地產新媒體,自2015年以來,海航通過舉債完成了總額逾400億美元的收購交易。其中,海航在全球擁有的商業地產價值約140億美元。

      海航全球購買的資產價格并不便宜,更重要的是,與萬達、復星等不同,在2017年國家對出海投資整頓以來,海航并沒有及時收縮止步,還在持續地擴張,最終走上不歸路。

      在自救3年之后,2021年1月29日,海航集團宣告破產重整。

      泛海、華夏幸福相繼“渡劫”

      融資新規“三道紅線”的出臺,目的是遏制房企不斷增長的杠桿規模,進一步實現經濟與樓市切割,避免房地產貸款擠占實體經濟信貸。

      隨著政策落地,對于高負債的地產企業,其進一步融資空間被鎖死,稍有不慎輕則發生流動性危機,重則直接“暴雷”。

      “泛海系”盧志強,其旗下的泛?毓,因2020年預虧超30億元收關注函。

      2月10日,泛?毓苫貜蜕罱凰墓嬷,間接認可了旗下民生信托“至信516” 號、“至信681”號、“至信828”號等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出現延期的傳聞。

      公告稱,至信681已清算并分配完畢,至信516和至信828均處于擇機處置階段,后來者規模合計13.81億元。

      泛?毓稍且患依吓频禺a公司,自2014年起轉型金融控股公司。2020年1月被證監會核準行業分類由房地產“換道”為金融業,半年報顯示其金融業務收入已接近95%。

      除了民生信托風險項目引發的公允價值損失,海外項目是泛?毓蓸I績“暴雷”的另一因素。其中,位于美國洛杉磯的泛海廣場項目、印度尼西亞電力項目,需要計提資產減值準備的金額約人民幣10億元-12億元之間。

      另外2020年高達34億元的利息支出和11億元匯兌損失,也給業績造成巨大壓力。匯兌損失主要是由于境內公司的美元資產,以及境外公司的人民幣負債,因年內匯率波動而產生的匯兌差額。

      大額的財務費用支出背后是高負債。2020年三季報顯示,泛?毓傻目傌搨哌_1444.50億元,資產負債率為79.06%,短期償債資金缺口61.7億。

      為解決債務問題,泛海不惜出售其核心金融資產。1月20日,泛?毓晒娣Q,擬以23.64億元轉讓民生證券約13.49%股份,轉讓完成后,公司對民生證券持股降至約31.03%。

      目前,盧志強這位從建筑行業起家、房地產發家的富豪,繼續去地產化。2021年1月5日,泛?毓晒骘@示,公司以30.658億元的價格向綠城出售了武漢中央商務區宗地20地塊。這是繼出售北京、上海項目及美國舊金山資產后,泛?毓稍俣瘸鍪燮煜碌禺a項目。

      但盧志強青睞的金融業務,賺錢能力卻有限。2020上半年,泛?毓尚磐袠I務板塊、保險業務板塊毛利率均下降,信托下降至41.22%,保險僅有0.72%。

      業內人士分析,想擺脫債務困境,盧志強恐怕還要出售更多的資產。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萬達商業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