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密封科技逆勢擴產其說或難自圓 購銷數據同股東對壘信披陷羅生門

      作為了解上市公司的重要“窗口”,信息披露歷來是投資者及監管層關注的焦點。為保障投資者的知情權,近日,證監會發布修訂后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對信息披露作出了更嚴謹、更完善的要求,信息披露在監管工作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煙臺石川密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密封科技”)的信息披露或“漏洞百出”。

      近年來,密封科技兩大主要產品產能利用率雙降,其邊剝離低附加值產品,邊對生產工序涉及低附加值的產品進行募資擴產,其逆勢擴產遭問詢,但密封科技回復或難自圓其說。除此之外,新舊招股書“催生”兩版董事任職時間,且其外協廠商員工人數與“官宣”對壘,關聯購銷數據與股東披露數據對不上,在此背景下,密封科技或將迎來“大考”。

      一、產能利用率雙降逆勢擴產,募投項目必要性遭問詢回復或難“自圓其說”

      此番上市,密封科技募資擴產的“操作”或存蹊蹺,其附屬墊片一邊減少自產量,一邊又募資新增生產線。而在被問及募投項目必要性時,密封科技的回復或顯得“避重就輕”,其或難“自圓其說”。

      據招股書,密封科技的產品為密封墊片、隔熱防護罩、密封纖維板和金屬涂膠板,以發動機密封墊片為主。而密封墊片產品主要分為氣缸蓋墊片和附屬墊片。

      據招股書,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密封科技實現的主營業務收入分別為3.71億元、4.06億元、3.83億元、2.1億元。其中,氣缸蓋墊片的銷售收入分別為2.25億元、2.42億元、2.21億元、1.16億元,占當期主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0.48%、59.64%、57.61%、55.05%;附屬墊片的銷售收入分別為0.72億元、0.87億元、0.83億元、0.51億元,占當期主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9.33%、21.41%、21.62%、24.37%。

      不難看出,氣缸蓋墊片銷售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呈收縮趨勢,而附屬墊片的銷售收入占比逐年擴大。

      需要注意的是,附屬墊片主要采用外協加工的方式。

      招股書中,密封科技表示,由于附屬墊片沖落工序簡單,具有勞動密集型特征,工業附加值較低。根據公司的發展需要,在確保產品的研發設計和質量管控的基礎上,采用外協配合的模式。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密封科技的附屬墊片沖落單板總產量分別為3,383.68萬片、3,344.55萬片、3,553.94萬片、2,230.27萬片,其中沖落單板外協量分別為2,708.76萬片、3,004.6萬片、3,142.69萬片、2,033.37萬片,沖落單板自產量分別為674.92萬片、339.95萬片、411.25萬片、196.9萬片。

      經《金證研》南方資本中心測算,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附屬墊片沖落單板的外協產量占總產量的比例分別為80.05%、89.84%、88.43%、91.17%;自產量占總產量的比例分別為19.95%、10.16%、11.57%、8.83%。

      不難看出,近三年來,密封科技附屬墊片的外協占比亦出現擴大趨勢。

      需要指出的是,近年來,密封科技附屬墊片、氣缸蓋墊片的產能利用率均呈下滑趨勢。

      據招股書,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密封科技的附屬墊片產能分別為740萬片、740萬片、370萬片,自沖落單板量分別為674.92萬片、339.95萬片、411.25萬片、196.9萬片,附屬墊片產能利用率分別為91.21%、45.94%、55.57%、53.22%。即密封科技附屬墊片的產能按照沖落計算產能。

      對于附屬墊片產能利用率的下滑,密封科技解釋稱2018年以來,受國五排放標準全面推進的影響,下游發動機制造廠商對氣缸蓋墊片需求增加,為了充分保證氣缸蓋墊片的供貨,密封科技生產人員更多的服務于氣缸蓋墊片生產線,增加了附屬墊片外協加工量,附屬墊片自產量相應減少致使產能利用率下降。

      盡管如此,密封科技氣缸蓋墊片的產能利用率同樣處于下降趨勢。

      2017-2019及2020年1-6月,密封科技氣缸蓋墊片的產能分別為497萬片、549.5萬片、549.5萬片、274.75萬片,產量分別為489.26萬片、548.16萬片、467.09萬片、214.78萬片,產能利用率分別為98.44%、99.76%、85%、78.17%。

      據《關于煙臺石川密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上市的審核中心意見落實函的回復》,密封科技解釋2019年氣缸蓋墊片產能利用率下滑的原因,一方面系生產人員退休等原因導致自然減員,另一方由于2019年國六排放標準的氣缸蓋墊片產品生產規模大幅增加,而國六標準產品較之國五標準產品的生產復雜度更高,所需零部件數量更多,單位耗時更長。

      也即是說,密封科技為保證氣缸蓋墊片供貨,增加了附屬墊片的外協產量,附屬墊片自產量隨之減少,導致附屬墊片產能利用率下滑且不足60%。然而2018年以來,其生產人員更多的服務于氣缸蓋墊片生產線,為何密封科技的氣缸蓋墊片產能利用率卻同樣出現下滑?令人費解。

      實際上,本次上市,密封科技擬對氣缸蓋墊片及附屬墊片均進行擴產,其必要性遭到監管層問詢。

      據招股書,密封科技“密封墊片技改擴產項目”擬募資額為1.76億元,將新建設4條發動機氣缸蓋墊片生產線,6條發動機附屬墊片生產線。項目實施后,將新增發動機氣缸蓋墊片產能420萬片,加工發動機附屬墊片產能840萬片。

      值得關注的是,據《關于煙臺石川密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上市申請文件審核問詢函的回復》,密封科技因主要產品產能利用率逐年下滑,被深交所要求分析并披露其募投項目必要性。

      而密封科技回復稱,其主要產品為氣缸蓋墊片,2019年氣缸蓋墊片產能利用率下滑主要由于下游行業暫時波動所致,長期來看下游行業發展態勢良好,對氣缸蓋墊片相關產品的需求將進一步增長。

      而作為主要產品之一的附屬墊片,密封科技對該產品的擴產必要性或“避而不談”。

      值得一提的是,密封科技在招股書中表示,公司逐漸剝離低附加值、勞動密集型產品的生產,專注于產品設計和核心生產工藝。

      此外,招股書顯示,由于附屬墊片的沖落工序技術含量較低且市場供應充分,系非關鍵工序,密封科技在質量可控的情況下主要采用外協加工的方式。且前文提到,密封科技聲稱附屬墊片由于沖落工序簡單,具有勞動密集型特征,工業附加值較低。因此在確保產品研發涉及和質量管控基礎上,采用外協配合模式。

      這意味著,在附屬墊片的產能按照沖落計算產能的情況之下,即密封科技附屬墊片產能利用率受沖落單板自產量影響,由此密封科技附屬墊片沖落單板八成以上的產量通過外協完成,其附屬墊片的產能利用率則走低。未來隨著逐漸剝離低附加值、勞動密集型產品的生產,而同樣屬于工業附加值較低的附屬墊片沖落工序,未來是否遭密封科技“剝離”?且相應地,其附屬墊片的產能利用率是否同樣受此影響?尚未可知。

      在此情形下,密封科技募投項目擬擴充發動機附屬墊片產能,是否具備合理性?其中是否與其減少附屬墊片自產量的做法矛盾?尚待考量。

      二、外協廠商“零人”異象迭起,與百家企業撞號交易真實性存疑

      供應商的選擇是保障企業產品質量的一道重要“關卡”,外協供應商同樣如此。而報告期內,密封科技的外協供應商卻“異象”頻出。

      據招股書,密封科技的產品生產工序中的沖落、掛膠為勞動密集、操作簡單的生產工序,為保證產品供應能力、提高生產效率,主要交由外協廠商進行代工。

      據招股書,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與密封科技合作的主要外協廠商包括:煙臺興隆塑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興隆塑業”)、煙臺德通模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通模具”)、煙臺正源密封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正源密封”)、煙臺恒遠橡膠密封件廠(以下簡稱“恒遠橡膠”)、青島賽琳密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賽琳密封”)、煙臺屹林密封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屹林密封”)、煙臺久久密封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久久密封”)。

      “耐人尋味”的是,上述7家外協廠商中,4家成立當年即與密封科技合作,甚至有1家還未成立便已開始合作。

      據市場監督管理局數據,德通模具、正源密封、恒遠橡膠、久久密封、屹林密封分別成立于2011年、2007年、1997年、2018年、2011年。

      而據招股書,德通模具、正源密封、恒遠橡膠、久久密封4家公司,與密封科技開始合作的年份分別為2011年、2007年、1997年、2018年,均系成立當年即合作。而屹林密封成立于2011年,卻與密封科技于2010年便開始合作,令人不解。

      不止如此,在7家外協廠商中,除了賽琳密封,其余6家公司均存在九成以上的收入來源于密封科技的“異象”,而該現象也引起監管層關注。

      據《關于煙臺石川密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上市申請文件的第二輪審核問詢函》(以下簡稱“第二輪問詢函回復”),除賽琳密封外,興隆塑業、德通模具、正源密封、恒遠橡膠、久久密封、屹林密封6家外協廠商為密封科技提供服務的收入占其收入的比例均為90%以上。

      而在第二輪問詢函回復中,密封科技被問及其主要外協廠商90%以上的收入來源于密封科技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潛在利益輸送。

      對此,密封科技回復稱,公司絕大部分外協采購為工序外協,工序外協主要為掛膠工序,外協廠商原有掛膠業務小,隨著國五排放標準的落地,密封科技掛膠外協需求大幅增加,外協廠商業務規模也隨之擴張,形成了主要聚焦服務密封科技的業務格局。

      同時,掛膠所需加工工序簡單、技術含量低,且多品種小批量,在完成掛膠后,需要對墊片橡膠圈進行修邊,該工序為純手工作業,效率較低,需要生產人員偏多。該外協業務性質也決定了,相應的外協廠商往往以小微企業為主。

      事實上,密封科技外協廠商存在的“異象”并未結束。外協廠商的社保繳納人數,與密封科技披露的外協廠商員工人數相差甚遠,令人唏噓。

      據第二輪問詢函回復,密封科技還被問及主要外協加工商的人員數量與其收入的匹配性。

      第二輪問詢函回復顯示,報告期內,密封科技外協廠商興隆塑業、德通模具、正源密封、恒遠橡膠、久久密封、屹林密封、賽琳密封的員工人數分別為70人、45人、42人、18人、27人、11人、26人。

      而《金證研》南方資本中心研究發現,密封科技披露的上述外協廠商員工人數,與“官宣”社保繳納人數“大相徑庭”。

      據《勞動法》第七十二條規定,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必須依法參加社會保險,繳納社會保險費。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密封科技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