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天邦股份:定增動機存疑 短債高企

      前兩次定增,天邦股份都將大量資金調整至補充流動資金,在公司短債壓力下,此次定增是否又要重蹈覆轍?

      天邦股份(002124.SZ)又要融資了,這是公司五年內三次定增募資。即便如此,公司超過80%的負債率連續刷新歷史,有息負債危如累卵,激進擴張的天邦股份是否錯判了豬周期?

      此次定增,天邦股份計劃募資28億元,加上前兩次募資,公司三次定增融資約70億元。這也沒有能阻止公司有息負債的持續增長,2022年一季度末公司賬面現金不到12億元,短期負債卻超過36億元,這還未考慮公司超過30億元的應付款,以及十數億的長期借款。

      在低價出售起家的飼料等業務后,天邦股份的債務問題并沒有明顯緩解,此次募資公司真實目的是為了豬場升級還是緩解債務壓力呢?

      募資解渴

      天邦股份日前發布定增預案,公司計劃募資28億元,其中20億元用于數智化豬場升級項目,8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

      這已經是天邦股份五年來第三次募資了。2017年一季度末,公司募資14.8億元用于六個擴產項目,但上述部分項目后續有所變更,募資用途隨即調整,有5.07億元最終補充了流動資金,占比為34.26%。

      20208月,天邦股份再次募資26.66億元,用于13個項目,其中12個是擴大再生產,剩余一個是投入5.3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是單個項目投入最多的一個,占比約為兩成。

      最終,募投項目資金中的2.65億元永久補充流動資金,補流合計為7.64億元,占比達到了28.66%;另外有6.3億元已經暫時補充流動資金,即目前用于補充流動資金的規模為13.94億元,占比超過一半。以目前天邦股份的現金流,這筆暫時補充流動資金的募資款是否還能回歸原來的用途,似乎成了未知數。

      本次定增一開始就計劃用8億元補充流動資金,超過前述兩次。

      不難發現,在定增募資時,天邦股份都宣稱全部或者主要資金用于擴大再生產,但募資到手后項目變更成為常態,變更后補充流動資金所使用的募資額從無到有、從少到多。此次募資計劃中,天邦股份已經計劃將約30%的資金用于補充流動資金了;募資款到手后,公司是否又會如往常一樣將部分資金挪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呢?以天邦股份目前緊張的現金流來看,這種可能性并不小。

      對此,天邦股份相關負責人對《證券市場周刊》表示,公司本次非公開發行募集資金的主要目的是通過產能的數智化升級提高生產效率降低生產成本,為公司在今后長期經營中構建競爭優勢;前兩次定增中,使用暫時閑置募集資金臨時補流是在不影響項目建設的前提下,根據公司經營需要做出的合理決策,本次募集資金投資項目的投資金額是公司董事會在詳細論證基礎上,經科學測算確定,公司將堅持為股東創造更大利益的原則,保障募集資金項目的資金投入和募集資金使用的效率。

      資金壓力大增

      高速擴張的競爭對手日前已經宣布票據違約,天邦股份是否感受到瑟瑟寒意?與龐大的債務相比,公司貨幣資金完全難以覆蓋,且公司債務以短期債務為主,也存在著短債長投的嫌疑。

      20221-5月,公司商品豬銷量增長超過15%,但在均價下降逾50%以上的情況下,公司收入下降近30%。量升價跌成為養豬公司當下的常態。

      量價齊升原本是養殖公司業績突出的主要驅動力,但生豬出欄的快速增加也伴隨著負債的水漲船高,高負債擴張是本輪養殖公司的共有特點之一。在景氣度上升周期,收入和盈利的增長可以分解負債率,一旦趨勢逆轉,龐大的到期負債將成為公司難以承受的洪水猛獸。

      豬周期在2021年從高峰回落了,當年主要養豬公司大都陷入虧損,天邦股份也不例外。2021年,公司實現營收105.07億元,同比微降2.39%;歸屬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卻驟降237.50%,虧損達到創紀錄的44.62億元。

      2022年一季度,公司收入為16.4億元,同比下降51.89%,虧損6.74億元,同比降幅擴大至444.78%,盈利遙遙無期。就在2020年天邦股份收入首次破百億,凈利潤創紀錄地超過32億元,從高峰到低谷,不過一年光景。

      激進擴張后陷入巨虧,高負債的危險立刻顯現出來。2021年年底,天邦股份的貨幣資金為18.71億元,2022年一季度末減少至11.75億元。需要注意的是,由于質押、凍結、擔保等原因,2021年年底,天邦股份的貨幣資金中有2.22億元屬于受限資金,這意味著在2022年一季度末,公司隨時可動用的現金或不足10億元。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天邦股份

    研究報告、榜單收錄、高管收錄、品牌收錄、企業通稿、行業會務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