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form id="lldfr"><nobr id="lldfr"></nobr></form>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ldfr"><var id="lldfr"></var></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address>

    <address id="lldfr"><dfn id="lldfr"><mark id="lldfr"></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lldfr"><listing id="lldfr"><ins id="lldfr"></ins></listing></address><sub id="lldfr"><var id="lldfr"><output id="lldfr"></output></var></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掘金”社區團購:網格倉站長何去何從?

      “風吹日曬起早貪黑流血汗,拼多多還血汗錢!”白底黑字的橫幅襯托出“討薪大軍”肅殺的氣氛,各個網格倉的社群都在熱議此事,而討薪者,正是多多買菜的網格倉站長們。

      自去年12月起,武漢地區的多多買菜網格倉站長接連“被拖款”,一位武漢市的網格倉站長告訴地歌網:原本去年10月產生的經營款,到12月底還沒有結。

      討薪背后,實際是網格倉與社區團購平臺的博弈。

      在社區團購鏈路當中,網格倉連接著城市中心倉與團點,同時也是平臺最后一公里履約能力的重要保障。網格倉最早由興盛開始試水,在滴滴、美團和拼多多等巨頭入局社區團購之后,便抄起了興盛的作業。

      而現階段網格倉的加盟商制,則吸引了一大批個體經營者前來淘金;但在這股熱浪之下,網格倉和平臺各自扮演著什么角色?

      01

      淘金夢

      12月底的長沙,在國金中心對面的惠農大廈內,一場聚集全國多地網格倉站長的大會正在召開,他們之中有長沙本地的,還有來自廣東的、最北有來自沈陽的、最西有來自蘭州的。

      這些網格倉站長們,都想搞清楚一個重要問題:如何在網格倉生意中掙錢?

      對于網格倉行業,目前行業通行的激勵政策是“按單量提傭金”。例如橙心優選,一單傭金八毛五,網格倉保底收入2000元,押金也比美團、多多更低:一次性上交3萬元。

      據地歌網了解,長沙雨花區一家面積1000平左右的橙心優選網格倉,每晚分揀約8000-9000件商品,照此計算其一天傭金收入約為6800元-7650元。

      另外,美團優選目前傭金是一單0.53元-0.55元,保底收入7500元,押金10萬元;多多買菜則采取“3+3”模式,一單0.3元,一個團點3元,同時平臺會根據網格倉的履約和團效等指標,給予網格倉不同的獎勵。

      各有千秋。

      雖然平臺都給出了不同的激勵政策,但初期入局的網格倉站長,并未真正淘到“第一桶金”。“還沒看到希望呢”,長沙多多買菜的一位網格倉站長唐元跟記者調侃道,“我正因為沒看到希望才坐在臺下聽會,要是看到希望賺到錢了,我就應該坐到前排當嘉賓了。”

      但實際上,真正被邀請來,“坐在前排當嘉賓”的王晨,他經營的網格倉也在虧損中。王晨有著三年的社區團購創業經歷,在云南、廣西等地經營數個網格倉。

      但王晨在演講中也表示,自己目前僅有一個網格倉實現了盈利,原因是該網格倉使用了更低成本的新能源車運貨。

      而王晨演講的主題正是:網格倉為什么會虧錢?

      “老板不管事”“司機不穩定”“分揀不穩定”……在王晨看來,細節上難以得到完善,這是網格倉虧損的“罪魁禍首”。

      與此同時,由于司機、分揀等環節難以穩定,網格倉的各項經營成本也在水漲船高。

      例如司機,由于美團優選、多多買菜等平臺在全國迅猛開城,貨運司機便成了各家搶奪的對象,甚至在湖北,有社區團購平臺的工作人員,直接“圍堵”在競對對手的網格倉門口,當場開價“挖角”司機。

      瘋狂競爭之下,長沙網格倉司機的市場價已經漲到300元一趟,而在物價相對偏低的邵陽市,美團優選的司機價格已經從200元/趟,漲到280元/趟。

      水漲船高的司機價格僅是一方面,倉庫租金、分揀員工資都是網格倉必須支出的固定成本。王晨甚至還在演講里分享到:“上個月(去年11月),我所有網格倉光是罰款,加一起就有6萬多塊。”

      顯然,平臺雖給予網格倉不同的激勵政策,但由于網格倉站長在前期的高投入,以及在不斷變化的平臺規則,網格倉還未到全面盈利的“黃金時間”。

      但社區團購洪流來襲,網格倉也成為創業者在風口上掘金的重要機會之一,而在平臺和和市場格局瞬息萬變之際,網格倉站長似乎只能跟著平臺加速跑。

      02

      跟跑者

      “跟著平臺走吧,我們也沒辦法改變什么”,在南京、武漢等多地經營共享倉的桑格告訴地歌網。專注做凍品供應鏈、主要為傳統商超供貨的桑格,從去年開始參與到社區團購的生意中。

      共享倉,顧名思義是多家供應商共享該倉庫,集中將貨物運輸至此,再由共享倉進行“粗分揀”,發往商超倉庫,以及社區團購平臺的中心倉。

      目前,桑格的共享倉主要服務于多多買菜,他表示多多買菜的供應鏈體系更成熟:“多多能保證供應商有17個點的利潤,然后每單也有千分之七的傭金。”

      但對于平臺的未來,桑格也只能“走著看”。

      桑格的心態,也和網格倉站長們類似。他們最關心的掘金機會,和平臺發展息息相關,這涉及到不同平臺的計件規則、賬期,以及平臺之間綜合實力的差距。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社區團購






    双色球